当前位置: 中原访古>>寻古探幽

去贾湖,叩响人类文明之门

时间:2017-02-24  作者:赵慎珠  来源 :大河网-河南日报  字体:        访问次数:

贾湖遗址,一处位于河南省舞阳县贾湖村的寻常田野,在朴素的麦田之下,隐藏着8000多年前的一段神奇历史。

30多年前,它才进入到考古工作者的视野。

8次考古发掘,昔日的生活场景被一点点复原,一次次带给人们强烈震撼。

它的一个个世界之最,引起英国《自然》杂志和《美国国家科学院学报》的关注。研究者称,贾湖文化是“中华民族历史长河中第一个具有确定时期记载的文化遗迹”,是“人类从愚昧迈向文明的第一道门槛”。

◎发现丝绸

2016年岁末,贾湖遗址又有一个惊世发现。

12月12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科技史与科技考古系龚德才教授的研究团队,在国际学术期刊《PlosOne》(《公共科学图书馆》)发表论文,题目为《8500年前丝织品的分子生物学证据》,报道了对贾湖遗址的重大研究成果:在贾湖两处墓葬人的遗骸腹部土壤样品中,检测到了蚕丝蛋白的残留物。根据遗址中发现的编织工具和骨针综合分析,8500年前的贾湖居民,可能已经掌握了基本的编织和缝纫技艺,并有意识地使用蚕丝纤维制作丝绸。

龚德才介绍,印度学者通过显微形态对比的方法,证明了哈拉帕和昌胡-达罗遗址(公元前2450-2000年)出土的铜器表面残留有蚕丝纤维,提出印度在4000年前已经开始使用蚕丝;奥地利学者通过分析古埃及木乃伊卷发中的纤维疑似物,确定其为蚕丝纤维,推断3000年前的古埃及已经开始使用蚕丝。

贾湖遗址的这次发现,将中国丝绸的考古学证据提前了4000年,证实了中国是首个发现蚕丝和利用蚕丝的国家,对于丝绸发展史的研究起到了关键作用,具有深远的意义。

古老的传说中,中原地区的嫘祖“首创种桑养蚕之法、抽丝编绢之术”,开始了利用蚕丝制作丝绸的历史。

当传说成为历史,“贾湖”再次令人瞩目。

此前,它曾数次“刷新”人们对于史前文化的种种认知。

中国科技大学教授、贾湖遗址考古发掘主持者张居中说,贾湖遗址距今9000一7500年,是新石器时代早期遗存,出土文物数量之多、品类之盛、制作之美、内涵之丰富,为全国其他同时期遗存所罕见,它展现出一幅淮河上游新石器时代的绚丽画卷,与同时期西亚两河流域的远古文化相互辉映。

贾湖遗址的考古成果,被镌刻在北京“中华世纪坛”青铜甬道的显要位置,被确认为20世纪全国100项重大考古发现之一。

◎偶然相逢

春回大地,生机盎然,松软的泥土散发着清新温软的气息,返青的麦苗正在微风中舒展腰肢,毛茸茸、清爽爽、绿茵茵,无边的麦田仿佛神奇的毯,铺入辽阔蓝天。

出北舞渡镇西南1.5公里,就是贾湖村,这里河流纵横,交通便利。泥河的东支流从遗址北来,绕向西又折向东南,注入泥河中,灰河在遗址东北约3公里处汇入沙河。南北交通大动脉京广铁路,就在遗址东侧的30公里处。

村东侧,一个醒目的文物保护标示牌,写明它的与众不同。贾湖遗址阿岗寺遗址管理委员会副主任王卫东,比画着一望无际的麦田,边走边说:麦地下面,就是总面积约5.5万平方米的贾湖遗址,一个规模较大、文化积淀极为丰厚的新石器时代早期遗存。

遗址的文化层厚薄不等,边缘厚几十厘米,中心地带最厚可达2米,遗址上部被晚期的淤泥覆盖,直到1961年才被发现。

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副院长魏兴涛研究员说,考古人员发现遗址,缘于一次偶然。

1961年,舞阳县文化馆干部朱帜,下放到贾湖村劳动,他在薯窖和土井断壁上,首次发现新石器时代的陶片、人骨和红烧土等遗物。

1979年秋,贾湖村学校师生开荒种地时,又发现一些陶壶、石铲等文物。

随后,国家和省、市、县的文物考古工作者,对遗址进行多次调查和复查,30多年发掘8次,成果震惊世界。

陶、石、骨等各种质地的遗物5000余件,还有大量的稻壳和炭化稻粒,炭化果核,中华鳖、扬子鳄、龟、鲤鱼等各种水生物,鹿、猪、狗等动物骨骼。

审视沉睡千年的物件,8000多年前的场景似乎重现眼前。

那时的贾湖,波光潋滟,水草丰美,梅花鹿、野兔奔驰而过,獐、麋饮水嬉戏,丹顶鹤、天鹅翩然起舞。

聚落内外,榆、柳、桑、梅等乔木迎风摇曳;聚落周围,是他们种植的片片稻田,或能听到悠扬乐声。

贾湖人过着定居的生活,聚落有一定布局,居住的房屋以椭圆形为主,建筑形式多为半地穴式或浅地穴式。

折肩壶、双耳罐、圆肩圆腹壶、筒形角把罐……虽然陶色不纯,烧制火候不够,但这些粗朴的陶器成为贾湖人的主要生活器具后,却拓展了食物品种,改进了烹饪方法,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人类的生活方式,成为人类发展史上的里程碑。

遗址中发现的龟甲、骨器、石器、陶器上,有一些契刻符号,与商代甲骨文有相似之处,很可能是汉字的滥觞。香港中文大学著名国学家饶宗颐认为:“贾湖刻符对汉字来源地的关键性问题,提供了崭新的资料。”

◎中华第一笛

8000多年前一个宁静的夜晚,月朗星稀。

一位翩翩男子,手拿骨笛,寻一块平坦草地,面向贾湖,倚树而立。

骨笛在唇边吹响,笛声婉转,散入春风,回荡在湖面。

男子不曾想到,穿越8000多年的时光,凭借骨笛,他仍然能够和现代人心意相通。

在贾湖所有的出土文物中,骨笛最引人注目。

骨笛的发现,是发生在1986年5月的故事。魏兴涛讲述,考古专家张居中、王胜利在清理M78号墓时,忽然发现,墓主人左股骨旁,放置着一只完整无损的骨器,形状很像今天的笛子,管身上还有7个大小一致,排列均匀的接音孔。

抖落骨器一身的泥土,张居中试着吹响它,却只发出了“呜呜”的长鸣音。

它是什么?是笛子还是洞箫?考古专家迅速去北京,向音乐专家请教。

当骨器出现在中国著名古乐器专家萧兴华的面前时,他大吃一惊,因为它的构造,和新疆哈萨克族的吹奏乐器斯布斯额、新疆塔吉克族的鹰骨笛极为相似。萧兴华意识到,眼前这只骨笛,比历史上任何关于笛的记载、出土的文物和砖雕绘画中的乐器都要早数千年。

1987年12月,郑州,中央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讲师黄翔鹏,用一支7孔贾湖骨笛吹奏了河北民歌《小白菜》,震惊四座。

时光流转,笛声依然,人们仿佛听到了久远的贾湖先民的心声。

漯河博物馆馆员朱振甫说,贾湖出土的40多支骨笛,都是由丹顶鹤的肢骨所制,一般长20多厘米,直径约1.1厘米,骨笛上开有5孔至8孔,具备了五声、六声和七声音阶,甚至能够演奏富含变化音的少数民族乐曲或外国乐曲。

骨笛制作精确,令人难以置信。专家认为,骨笛的制作者和使用者,应该地位显赫,可能是部落或氏族的首领,或是能够沟通天地和人神的巫师。

贾湖骨笛将人类音乐史、文明史向前推进了3000年,被称为“中华第一笛”,它是世界上同期遗存中保存最为丰富、音乐性能最好的乐器实物。

它不仅远远早于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出土的笛子,也比古埃及第一王朝时期陶制笛子早了2000年,可谓世界笛子的鼻祖。

1999年9月23日出版的英国《自然》杂志,以骨笛的图片为封面,刊发骨笛科研成果,标题是《中国贾湖新石器时代早期遗址发现最古老的可演奏乐器》。

保存完好的7孔贾湖骨笛,成为河南博物院的镇院之宝,被放置在显要位置。

郑东新区标志性建筑的河南艺术中心装饰柱的设计,取意于贾湖骨笛;新郑国际机场T2航站楼导航台的设计,也取意于贾湖骨笛,两支“骨笛”振翅欲飞,被寄予了河南腾飞的美好愿望。

◎美酒飘香

酒的麻醉致幻作用,使得世界上不少古代人群,都把它当作通神的手段。在“礼仪之邦”的中国,酒文化源远流长,所谓“礼以酒成”,无酒不成礼。在古代的社交礼仪中,一定会伴有饮酒礼。酒,就像是维持社会机器正常运转的润滑剂。

有酒则必有酒器,贾湖出土的陶器中,会不会也有酒器呢?

带着这个大胆的设想,2004年12月,张居中教授与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考古与人类学教授帕特里克·麦克戈温合作,对陶器壁上的沉积物进行化验分析,结果令人惊喜。附着物内有酒石酸的成分,主要原料是稻米、蜂蜜、山楂和葡萄。专家以此判定,9000年前的贾湖人,已经掌握了原始的酿酒技术。

伊朗曾经发现7400多年前世界上“最早的酒”,贾湖酒的发现,改写了这一记录,成为世界上发现最早与酒相关的实物资料。

麦克戈温在美国《国家科学院学报》中说:在人类社会进程中,发酵饮料对于许多社会关系、医药发明、世界文化等十分重要,在人类文化技术发展中扮演了一个关键角色,为农业、园艺、食品加工技术的进步做出了贡献。

有趣的是,2005年7月,美国特拉华纳州角鲨头酒厂,根据贾湖酒的几种成分,运用现代工艺,制作出了商标为“贾湖城”的啤酒。

张居中在《东南文化》一文中说:贾湖人属于蒙古人种的亚洲北部类型,稻作物农业在贾湖人生活中占有重要地位,淮河流域很可能是稻作农业起源中心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粳稻初始起源地之一。同时,采集、狩猎、捕捞和家畜饲养,也是贾湖人食物来源的重要手段。其文化所达到的总体高度,远远超出想象。

农业耕作、陶器制作、结网捕鱼、畜牧养殖、纺织缝纫、乐器制作、符号刻画、阴阳观念……扑朔迷离的远古神话,在贾湖一一成为了事实。

有学者提出,文明的演进是一段路途而不是一道门槛,是一个历史过程而不是一个历史事件。但这一演进过程也不是匀速的,会有一些跳跃性的节点,可以称为“突变”或“巨变”。

或许,正是像贾湖这样的节点,促成了历史的巨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