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原访古>>考古新知

深邃厚重会盟镇

时间:2016-07-29  作者:吕志雄/文 史长来/图  字体:        访问次数:

龙马负图碑

会盟台遗址

扣马村古寨墙遗址

从连霍高速公路洛阳东下路,向北驱车6公里左右就进入到孟津县会盟镇。南有邙山呵护,北有黄河滋润,会盟镇狭长的空间,曾是伏羲画八卦的地方、周武王会盟诸侯的地方,也是神笔王铎纵情笔意的地方。

当现代化的收割机一阵风似的扫去金黄的麦子后,青青稻苗便润润地铺满了田野。盛暑时节,会盟镇的村民们会聚在树荫下弈棋、聊天,是一幅悠然的田园景象。

◎龙马负图:抒写山水情怀

龙马负图寺这个季节很是热闹,正在进行的祈福大会吸引了远近的游人。道士们身着盛装,在供奉伏羲的大殿前淌着汗水,却一丝不苟、虔诚地完成一个又一个繁琐的宗教仪式。

龙马负图寺建于晋穆帝永和四年(公元348年),当时为佛寺,传说这里是伏羲画八卦、分阴阳的地方,人们就把它作为礼敬伏羲的场所,供奉伏羲、女娲,称为“羲皇庙”。

如今的龙马负图寺是1998年依据残存的明代建筑修建的,宏阔的山门、高大的殿阁,红墙碧瓦、画梁雕栋,显示出盛世气象。

孟津县老区建设促进会会长孙顺通对这里非常熟悉。上世纪90年代他是县教育局长,到雷河学校检查工作时发现,校长的办公室是明代建筑,学校水井井台上砌的是唐宋的石碑,学校所在地竟然就是历史上闻名的龙马负图寺!他向县里汇报,请求把学校搬出,再建负图寺。沉寂多年的龙马负图寺,终于以新的姿态出现在了公众面前。

据《史记》等史籍载上古传说,伏羲是中华民族的先祖,生在今天的天水,他“出陈仓,下崤阪,至于孟河之津”,在会盟镇,他从河中捕到一只怪物,龙首马身,生两翅,身上毛纹非常奇特,伏羲依之画出草图,这就是中华文化之源的“河图洛书”之河图。

后来,伏羲又“仰则观象于天,俯则察法于地,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画出八卦来,这就是“先天八卦图”。“一画开天”,“阐天地之密,立文字之祖”,中华民族从此摆脱了混沌时代,进入文明新纪元。

孙顺通先生说,这是传说,真实的历史是,八卦的阴阳思想与五行学说相结合,构成了古代中国人认识自然最基本的方法。冯友兰在《中国哲学简史》中评述,宋代周敦颐、邵雍、张载等新儒家人士利用阴阳五行学说,解释宇宙的起源和事物演化的规律,并由此构建出新儒家精神修养的方法。

如今的龙马负图寺藏有30多通古碑,展现邵雍、程颐、张载、朱熹、王铎等古代名人的诗文,当地人在伏羲生日、祭祀日总要举行大规模的庙会,一脉相传着人们对于伏羲的敬仰。

对于龙马负图寺及阴阳八卦的研究,在当地蔚然成风。

离负图寺十公里左右的会盟镇铁炉村,72岁村民邓丙立撰写有十多万字的易经讲义,一心想上央视“百家讲坛”未果,但他对易经的研究从未停止,并把研究成果用于主持当地百姓的丧葬礼仪中。他理解的阴阳八卦就是秩序,是人与自然、人与人之间的礼仪。

会盟人至今似乎还遵循着阴阳八卦的规则,顺其自然,山种树,水养鱼,平地种庄稼,山水与人共享,也就有了荷花节、梨花节、采摘节等远近闻名的农家乐旅游项目。

◎会盟台:演绎人间正道

伏羲八卦,到周文王姬昌那里演绎出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有了卦辞、爻辞,就是《周易》。或许从易经中获取了智慧,周部落迅速崛起,周文王死后,周武王姬发在会盟镇两次会盟诸侯,向商王朝发起攻击。

公元前1050年,周武王祭奠过父亲后,率领大军东进,在如今的会盟镇大会诸侯,当时闻风而来助威的诸侯达到八百人,周武王演习渡河后返回。史称“盟津观兵”,民间称之为“八百诸侯会孟津”。

两年后的冬天,看到商纣王更加暴虐,周武王载着周文王木主来到会盟镇,再一次会盟诸侯。在这里,他喊出了民本思想:“民之所欲,天必从之!”这些话被编入《尚书》中,称为《泰誓(上)》。

这一事件被孟子总结出了政治伦理:“贼仁者谓之贼,贼义者谓之残,残贼之人谓之一夫。闻诛一夫纣矣,未闻弑君也。”武王伐纣,不是臣弑君,而是诛杀独夫民贼。孟子的这一思想,成为中国封建社会仁政理论的核心,以君臣之礼为纲构建的伦理体系,对下要求服从,对上要求仁爱。

武王伐纣,孤竹国国君的两个儿子伯夷、叔齐上前拉住马缰质问武王:“父死不葬,爰及干戈,可谓孝乎?以臣弑君,可谓仁乎?”后来,周灭商,伯夷、叔齐不食周粟,饿死在首阳山上。

因为这件事,会盟镇有了个扣马村,那是当年伯夷、叔齐扣马谏言的地方。从扣马村南行不远的北邙山一段,便是首阳山了。

历史不只在书本里写着,还在大地上呈现。扣马村古寨墙上还存有明代嘉靖八年(公元1529年)河南巡按王洙等所立的《重修夷齐祠碑记》。1962年黄河枯水,村民在村北约3公里的一处古村落遗址中,挖出了一块没有具名年代的青石匾额,上面刻着“商夷齐扣马地”。

历史也在人们心中流淌。荷花初绽,会盟镇荷花节开幕,扣马村村民朱玉红所办的庆典公司忙上了,制作标语,搭建台子,文化就在这琐碎的工作中传承。朱玉红对当地风俗礼仪最感兴趣的是谢厨,它最折射出当地的文化内涵。祖辈相传的规矩是,婚庆宴席开宴后,主家要向厨师敬酒,发红包,以示对厨师劳动的尊重,也是希望一对新人能将这尊重劳动者的风气给延续下去。

古朴的民风,传承着古老的文化,在这些细枝末节的礼仪里,都能让人随时体会到易经的道理:“居上位而不骄,居下位而不忧,故乾乾因其时而惕,虽危无咎矣。”居上位而无骄,才能兢兢业业;居下位者无忧,尊重下属的劳动,给他们以尊严,就不会出现贵而无位、高而无民、动辄有悔的情况了。

◎王铎故居:写满人生况味

公元1651年,在扣马村西约十三四公里的老城村,一处宏阔的三进院落里,一个病体支离的老人,向他的儿子提出一个要求:把他的书法作品刻在石碑上,砌在家里墙壁上,给后代子孙一个衣食饭碗。老人相信,即使时运再不济,子孙再没能耐,靠卖拓片也能养家糊口。

这个老人就是王铎。王铎字觉斯,一字觉之,号十樵、嵩樵,又号痴庵、痴仙道人,别署烟潭渔叟,从清末到如今,他的名字就与书法连在一起,当代书法家启功有诗赞曰:“觉斯笔力能扛鼎,五百年来无此君。”

秉持着民本思想,王铎在讲经筵上向崇祯皇帝进谏,反对赋外加赋,指出这样做的结果只能是民不堪命,四处流离。然而他生于乱世,在政治的旋涡里不断呛水,最终抑郁而终。

政治上的失意,让他的才情在艺术上得以舒展。晚年的王铎,执着于书法,他的行草当时就被赞为:“风樯阵马,殊快人意,魄力之大,非赵、董辈所能及也。”

王铎的儿子无咎当时去山东请来刻碑高手,用了三年时间才将石碑刻完,这就是留存到现在的《拟山园帖》。

王铎于开工刻碑第二年去世,他给子孙留下的碑刻,成了这一方水土最宝贵的文化遗产。那些镶嵌在墙壁中的石碑,每年不知吸引多少书法爱好者前来欣赏学习,学书法、练书法更成了会盟镇的风气。

“农家小院载雅竹,黄槐枝叶罩我屋。此家主人庆小仓,兴趣广泛尤善书。闲暇舞墨宣纸上,形神兼备如怀素。”此语何其狂也!庆小仓,何许人也?会盟镇双槐村一农民也。

庆小仓61岁了,与老伴两人打理承包的20多亩地,可谓辛苦。可再忙再累,庆小仓多少年来雷打不动每天都要练书法一小时左右。长案横陈,墨香四溢,他自称“书法仿效王铎师”,最爱行草,“兴来喝酒七八两,笔下生风龙凤舞”,大口喝酒,一口四五两,喝两口,满纸就铺展开来他喷涌的酒意、生活的快意。

王铎故居有个王铎书画院,来自会盟镇及附近乡镇的三十多位书法爱好者每月雷打不动到此聚会,互相评点,互相促进,别小看这些农民,他们是省、市书协会员。

来自台阴村67岁的陆树森没有庆小仓那样狂烈的性格,对书法的热爱却一点也不输于庆小仓。少年时,在药铺当医师的父亲,用一叠纸、一块板把陆树森拉向书法之路:“在这纸上写字,要一页写得好过一页,写不好,挨板子。写好字,走到哪儿人都看得起,拽着呢。”

陆树森年轻时当煤矿工人,那时候条件差,挖煤危险性极大,可谓生死一线间。繁重的劳动,沉重的压力,书法成了他唯一的慰藉和希望。最终陆树森靠着一手好字,调离煤窑,去洛阳一家色织厂工作。说起退休后的农民生活,他很满足,兴之所至,摊开宣纸,写下一首诗:“五谷高歌峥嵘日,新楼排排笑朝阳。”陆树森说,“诗不合辙,但合我意。”

天空云飞云散,大地青翠满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