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原访古>>寻古探幽

唐代贵族如何过冬?用捣碎的花椒和泥涂墙

时间:2016-01-07  来源 :羊城晚报  字体:        访问次数:

“长安大雪天,鸟雀难相觅……到处爇红炉,周回下罗幂。暖手调金丝,蘸甲斟琼液。醉唱玉尘飞,困融香汗滴……”这是晚唐诗人张孜描述长安贵族在寒冬时节的生活场景。

在鸟雀难觅的大雪天里,长安的贵族人家用捣碎的花椒和泥,涂抹在墙壁上。房间周围挂着遮风的厚厚帷幔,许多红泥小火炉劈劈啪啪地燃烧着,暖暖的椒房内散发着沁人心脾的芳香。权贵们品着琼浆玉液,欣赏着美人的歌舞。穷人们如何呢?诗人笔锋一转:“岂知饥寒人,手脚生皴劈。”贵族穷奢极欲,岂知为生存而艰难挣扎、饥寒交迫的穷人手脚的皮肉都冻得裂开了口子。诗中描述的是晚唐时代,大唐已然盛世不再,而贵族在穷途末路时尚且过着骄奢淫逸的日子,盛唐时期更是有过之无不及。

盛唐时期长安城的冬天,贵族们几乎足不出户,藏在暖房中终日歌舞宴饮。除大量消耗本土的人力物力之外,还会接受周围藩属国进贡的取暖器物及耗材。据史料记载,唐开元二年(714年)冬至,交趾国(今属越南国)进贡了一只稀奇的辟寒犀角,犀角置于殿内,隐隐有暖气袭人。每年寒冬来临,西凉国(今属甘肃)就会向唐帝国进献一种“瑞碳”,这种木炭色青而坚硬如铁,每条长达一尺的瑞碳可燃烧近十日,燃烧时无焰而有光,热气使人不能过于靠近。除此之外,帝王贵胄还有精制的手炉脚炉等小型近身的取暖设备。唐玄宗有一只精美绝伦的酒杯,据说此杯青色而有纹如乱丝,薄如纸,杯的底部有 “自暖杯”缕金字样。取酒注入杯中,温温然有气,逐渐变得有如沸腾的开水。今日已无从考证这种器物的工作原理,想来绝不会逊色于今天的热宝。

唐代帝王冬季取暖极尽奢华之能事,王室贵族更是花样倍出。唐天宝年间的隆冬时节,岐王李范感到手冷,这家伙并不靠近炭火取暖。他采取的方法是,直接把手伸进妓女的怀中,谓之“暖手”。这并不是偶然一次,而是整个冬季天天如此。这位活宝王爷还有一副神奇的玉马鞍,冬季外出,这副宝贝马鞍缓缓生出热气,今日的电热坐垫也不过如此。

申王李成义在腊月里驱寒的方式是:以自己为圆点,以不透风的距离为半径,令妓女密匝匝围成一圈,谓之“妓围”。宰相杨国忠从中获取灵感,他在宴请宾客时,挑选长得肥大壮硕的小妾婢女排队遮挡风寒。南宋理宗时期嘉兴县长陈著《玉漏迟》词中“问雪楼台,肉阵不教寒透”,说的就是这件事。这就是晚唐时期的贵族生活写照。


上一篇:大象的退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