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原访古>>古都名城

修复晋王庙,唤醒郑州的历史记忆

时间:2015-02-13  作者:赵慎珠  来源 :大河网-河南日报  字体:        访问次数:

●位于郑州市管城区的晋王庙将被修复,并将还原民俗古街文化区

●遗存的石碑和多年延续的庙会民俗,保留了晋王庙历史的烟尘

●扩建晋王庙周边古建筑群,有望形成郑州市独特文化氛围的聚集地

2014年10月以来,随着郑州市管城区杨庄村片区的拆迁,地处这一区域的晋王庙历史遗存的命运,被当地群众和媒体屡屡关注。

近期记者了解到,抗日期间被毁的晋王庙将要被修复,在原址附近还会扩建古建筑群,还原唐文化生活民俗古街生活区。修复方案目前已经通过论证。

另外,羊年农历二月二,在晋王庙附近还要举办一场庙会,光大多年延续的庙会民俗。举办方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备中。

有学者提出,晋王庙和庙会,应该成为郑州市城市文化的乡愁记忆,成为城市发展的新名片。

晋王庙千年往事

乡愁,是一缕牵挂,一份情思,一段往昔的记忆。在城中村改造日益推进的今天,城市的乡愁在哪里?也许是一棵老树、一条河流、一座庙宇,是庙会上一幕场景……

晋王庙,这个即将被河南省中博股份有限公司筹资修复的庙宇,正是郑州市往昔记忆中的那一份乡愁。

2015年2月3日,在郑州市管城区晋王庙村的一片废墟上,石碑和拴马石依然挺立。

两块石碑被铁栅栏圈起,井字形钢架将其紧紧固定。村北的石碑碑额上“灵显王之赞”五个篆字,笔力遒劲,碑身虽然残破,碑文却依稀可辨;村西的石碑则安然倚靠在一个水泥墩上。

文物保护标牌显示,两块碑是1964年被郑州市列为第一批文物保护单位的“灵显王庙赞碑”。

村民介绍其历史:“这里原来是晋王庙,石碑和拴马石都是遗存遗迹。”

晋王庙始建于唐代,又称仆射庙、李卫公庙、灵显王庙,纪念的是唐初名将、后被封为晋王的李靖。

公元960年,宋太祖赵匡胤拜谒晋王庙,派遣官吏修缮庙宇,并规定每年春秋两次祭祀。

公元1011年,宋真宗赵恒路过郑州,拜谒晋王庙,对屡建战功的李靖大加赞扬,著文纪念,在庙内竖起了《灵显王庙之赞》御制碑(碑高2.6米,宽1米,厚0.3米),文前有“御制御书并篆”,碑文称赞李靖“存功于国,惠浃于民”。

晋王庙经历过后世的多次修葺和扩建,名气越来越大,居住的村民也越来越多,慢慢形成了晋王庙村。

公元1190年,郑州郭知州动员当地绅民重修晋王庙,使之殿阁辉煌,雕梁画栋,市民多聚于此。明清直至民国中期,晋王庙一直是郑州市的主要庙宇之一,得到多次修葺和保护。

1944年日军攻占郑州后,晋王庙惨遭火焚,建筑尽毁,仅留下宋真宗御制碑和金代《郑州重修唐忠臣李卫公庙记》碑。

金代碑是金明昌二年(公元1191年)立(碑高2米,宽1米,厚0.2米),碑文完整,字迹清晰。碑正面刻有细致的图案,碑额文为“有唐忠臣李卫公庙碑”九个大字。

庙宇虽然被毁,但是每年农历二月二十四的庙会民俗仍存,始终是当地村民一年一度的盛事。

李靖与郑州的故事

李靖才兼文武,出将入相,曾为唐朝的统一与巩固立下过赫赫战功。

公元620年李靖随从秦王李世民东进,先后平定萧铣、安抚岭南、平定辅公祏,身经百战,无往不胜,唐高祖授任他为行台兵部尚书。

公元626年唐太宗登基,突厥颉利可汗率十几万精锐骑兵再次进犯泾州(今甘肃泾川西北),兵临渭水便桥之北。李靖出兵,一举歼灭东突厥,不仅解除了唐朝西北边境的祸患,也洗刷了唐高祖与太宗向突厥屈尊的耻辱。

公元635年少数民族吐谷浑进犯凉州,李靖不顾足疾与年事已高,亲自远征,历经两个月的浴血奋战,攻灭了吐谷浑,向京师告捷。

公元760年唐肃宗把李靖列为历史上十大名将之一,并配享于武成王姜太公庙。

同时,李靖治军、作战又积累了一套成功的经验,进一步丰富和发展了中国的军事思想和理论。他写有《李靖六军镜》等多部兵书,后人编辑了《唐太宗李卫公问对》,在北宋时期列入《武经七书》,是古代兵学的代表著作。

因为战功显赫,传说他死后经常显灵,为百姓救危解厄,百姓为其建庙供奉,到晚唐时代,李靖渐渐被神化了。

在之后的《西游记》作品中,更是把李靖附会成了托塔天王的神化,流传至今。

郑州人对李靖的纪念在史料中多有记载。

(五代)翰林学士王仁裕根据公元935年所见,在《玉堂闲话》卷三中记录:“乙未岁,契丹拒于河朔,晋师拒于澶渊。天下骚然,疲于战伐……路过郑州,见州民及军营妇女填咽于道路,皆执错彩小旗子,插于陂中……皆曰郑人比家梦李卫公云……”

说的是,战乱时期,李靖托梦给郑州军民,说他已经率部队准备御寇,但缺少旌旗,请在仆射陂献旌旗以助杀敌,郑州军民照办,后唐果然打败了入侵的契丹人。

为北宋统一作出突出贡献的名将呼延赞,因为母亲姓李,就“拜郑州灵显王像为舅,自称甥以祭”,对抗御突厥、巩固大唐江山的李靖顶礼膜拜。

宋神宗时期,远道而来的日本高僧成寻,在灵显王庙中“八百八文买纸幡一百连,香一裹,供奉烧香”。

北宋末年,宋军在仆射陂周围大败金军,取得宋金交战以来少有的胜利,郑州人将这次战役的指挥者——宇文虚中、马忠两位官员的画像放入庙中参拜。

李靖是历史英雄,文学作品中的主角,自李唐以来的群众都能从他的身上寻找到历史和现实的契合点。

在晋王庙前挥毫提笔刻石立碑的宋神宗,历经战乱,渴望江山的稳固,他在盛赞李靖时,又何尝不是对李靖那样战功显赫的将军的呼唤。

郑州当地群众对晋王庙数次的修复、朝拜,又何尝不是对英雄的敬仰,对和平的追求和对盛世的期盼。

河南省博物院副院长李红教授说,郑州市管城区和二七区一带,有占地约25平方公里的商代早期遗址,是公元前16世纪世界最大的城市,也是中国八大古都中市区内最早的都城遗址。

但除了古城墙,郑州市的文化历史,同周边城市开封、洛阳相比,仍旧比较年轻,也没有那么厚重,郑州市尤其要思考,怎样打捞历史人物的动人故事,挖掘出更多的历史元素,让城市增加几多回味。

李靖的故事深入人心,一千多年来,已经给郑州留下了宝贵的文化遗产,他在唐初开疆扩土战争中的传奇故事,即使在今天也依然能够感染人,鼓舞人。

修复晋王庙,复原李靖骁勇善战的英雄故事,将为市民的生活增加几许文化积淀。

让晋王庙成为文化新名片

作为一个载体,晋王庙以及一年一度的庙会,唤起的是一种理想,也是一份无法割舍的乡愁。

近10年来,都市村庄不断被吞噬,城市规模越来越大,乡村文明承载的宝贵文化遗产、蕴含的深厚历史信息,能够被完整保存下来的寥若晨星。而恰恰是那些对乡村文化遗产的挖掘,对保护文化多样性的坚守,才是乡愁得以附着的根据。

“记得住乡愁”的城市化进程,怎样才能实现与旧环境的契合,保留下来地域的历史感?

欧洲国家给了我们一些启示,他们对于传统文化和历史文脉的善待,可视作对“乡愁”的无比珍视。例如巴黎,在城市规划与建设上,其主管部门不是建设部,而是文化部。去过欧洲的中国人都会感叹,不同的城市,都保存着自己独特的历史风貌。虽然历经两次世界大战的摧残,巴黎、伦敦、维也纳等城市仍保留着远古风韵。穿行在城市中,你会真切感到历史与现实的亲密融合。

郑州市城中村建设中历史遗迹的修复工作,可以借鉴他山之石。

负责杨庄村改造工作的河南中博股份有限公司提出,将要修复晋王庙古建筑,还原唐文化生活民俗古街生活区,保护其中原特色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延续民俗传统,保留民间记忆。

同时,还将中国传统文化的庙会组织起来,在古色古韵的建筑内,汇集民间艺人、特色小吃、手工艺品,让晋王庙庙会成为郑州市的新名片。

目前,晋王庙的修复方案已经通过论证,晋王庙原址的可用地面积为30亩,这一遗址和附近占地192亩的中原国际博览中心如果能够连为一体,扩建成为仿古建筑群,将会形成郑州市独特的区域性文化氛围聚集地,使郑州更具有文化竞争优势。

专家提出,对于这一建筑群的修建和维护,应当注重提升传统文化对现代人的影响力,提升其文化含量,使古老的文化意蕴同现代的城市发展融为一体,赋予城市浓郁的人文气息,让那些久远的习俗、慢节奏的生活,在郑州市中心城区也有一个稍作停留的诗意去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