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原访古>>名人圣贤
“袁家山前说袁公”系列之一

睢县船形建筑群国内罕见

时间:2014-05-15  来源 :大河网-大河报  字体:        访问次数:
 当地人俗称袁家山的袁家别墅

引子

前些年,随着畅销书《明朝那些事儿》的走红,关于明代的历史话题在网上炒得热闹非常。说起当时对抗后金(清)政权的明末将领,不乏袁崇焕这样的知名人士。

袁崇焕千古留名,家喻户晓,当年金庸先生还以“袁崇焕之子袁承志”为主角,构写了一部武侠小说《碧血剑》。

在明末清初那个“天崩地解”的时代(黄宗羲语),抵抗努尔哈赤的将领有三位袁姓英雄,除了袁崇焕、袁应泰(详见厚重河南《利泽豫北五龙口》一文)之外,还有一位,他就是明代河南人袁可立。

相较于袁崇焕“简单”的抗金事迹,袁可立的故事则丰富曲折得多,他不仅赴琉球抗倭,还因断案神明被琉球民众立祀敬崇,而且巡抚登莱,经略海防,抗击后金,是明末有名的边疆将领。

袁可立,字礼卿,号节寰,生于公元1562年,卒于公元1633年。明代睢州(今河南睢县)人,明万历年间进士。袁可立一生经历万历、泰昌、天启、崇祯四代帝王,可谓“四朝元老”。

他当过天启皇帝的老师,官至兵部尚书,一生与海防结缘,构建起明代辽东海防线,管辖朝鲜,抗击倭寇与后金。明代大儒黄道周赞叹说:“公去(离开之意)登莱不数载,而登莱遂败……去又十余年,而朝鲜沦陷。”足见袁可立在明代海防中举足轻重的地位。

在袁可立的一生中,海防无疑占据了最为重要的地位,以至于其退休后,专门在老家兴建了一套别墅,这套别墅建筑群类似于一只船的形状,至今仍是河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袁氏家族世代崇奉道教

在睢县史志办主任余宏献的引领下,我在睢县县城东南隅的闹市中看到了袁家别墅——当地人俗称袁家山。所谓“山”,并非是真的山,而是建在高冈上的建筑群。

袁家山,是袁可立致仕后所建旧墅,又称“陆园”。根据1989年的《睢县志》记载:“袁家山,又名吕祖庙、小蓬莱,在县城南门里,建于明天启年间……周围湖水环抱,形似小山。”

来到睢县城内的袁山路,远远望去,即可看到这处规模很大且形制独特的古建筑群,不过在地面上很难看清楚它的完整面貌。当登至山上,从顶部向四周仔细观察整个建筑群布局,它就像一个船的形状,这种船形建筑群不仅在中原地区,在全国都是罕见的。

从清光绪年间的《睢州志》中了解到,袁家山建于袁可立尚书府第以南,与明崇祯帝赐修的东西两座袁尚书大石坊恰对峙在一条中轴线上。其建造很有气势,前有山门,中有大殿,后建望月台,台上有八仙亭,台下有纯阳洞,洞中置吕洞宾木雕卧像,形象栩栩如生。相传木雕卧像下有隧道,通往睢县旧城。山上苍松翠柏,茂林修竹,山下水波浩渺,杨柳依依。虽然新中国成立后遭到了很多毁坏,但整体建筑容貌仍在。

在袁家山的“小蓬莱”正门东侧,有一座袁荣墓。据睢县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袁可立12世孙袁德合介绍,袁荣是睢县尚书袁氏家族的迁始祖,至八世为袁可立。

根据《袁氏家谱》的记载,袁荣系安徽凤阳府颍州(今阜阳市)人,于明洪武二年以战功仕睢阳(今河南睢县)卫,后代世袭卫百户,称睢州东关“百户侯”,遂家于睢州。自袁荣始,其后代“振振森森,书香不绝”,至五世袁锦、六世袁永康、七世袁淮。袁德合说,袁荣墓原在睢县东关一带,上世纪九十年代,因县城扩建修路而迁葬于袁家山。

袁家山的修建,和袁可立家族世奉道教有一定关系。据《道藏辑要》记载:“乘载袁尚书始祖荣,世有隐德。递及尚书祖永康、父淮,皆崇奉吕帝最虔。可立降生之日,淮梦吕帝(吕洞宾)引一小童云:‘汝家世代行善,且知敬信我,今将小徒为尔后。曰:异日此地当出仙人’。即以此肇祥。”

袁父梦见袁可立是吕洞宾的徒弟转世,后来袁可立做官后,还到传说吕洞宾现身的地方——蓬莱任巡抚。这究竟是一种巧合还是后人的演绎,我们已经不得而知了,不过袁可立一生崇奉道教,“晚尤爱道,故于在陆园崇建殿宇数重”,“命歌者击鼍鼓云,璈声琅琅,爽振驷伐,以写其胸中砰訇磊落之气”。

明清两代列为睢州八景

不过当地人更倾向于相信,袁家山的修建,是源于吕洞宾的神灵保佑。

公元1622年,袁可立升任右佥都御使,“巡抚登莱等处地方备兵防海,赞理征东军务”。据商丘市文物处原处长阎根齐先生说,有一次时值沿海屡受侵扰,倭寇侵占琉球岛,袁可立“造艅艎为海防”,与部下率兵乘船出海征讨倭寇,战船行至大海中间,忽然狂风骤起,恶浪排空,舰船有倾覆之危。昏暗中恍惚吕洞宾现身于袁可立面前,袁可立急忙祷告保佑,许愿平安之后建庙供奉吕祖,霎时风平浪静。登琉球后,他率兵勇猛作战,赶走倭寇,凯旋而归,升兵部侍郎,后又任兵部尚书。

辞朝返故里后,袁可立认为这次遇险平安归来是因吕祖显灵相助,加之怀念海防军旅生涯,便找人堆土成山,在睢县城南自己的别墅陆园中仿照大型船舰形状建造袁家山道场,上建吕祖庙供奉吕洞宾等八仙众神。后面八仙亭表示船上的三个桅杆,大殿的后端深洞象征船舱,山的周围是湖水环绕象征大海,远远望去,恰似一艘战船荡漾水中,与周围碧水构成一派山水园林景象,明清两代列为睢州八景,曰“仙峰滴翠”。

因袁家别墅盖在高大的台冈上,城内四周都是低矮的瓦房,唯独此处形似高高突起的大山,后人便习称袁家山。因仿山东蓬莱阁体制而建,风景异常优美,又称“小蓬莱”。

作家阎豫昌先生在其《苏金伞评传》中说:“最爱攀登的是坐落在城东南角的袁家山。这袁家山,确实有点山的气魄,又高又宽,气势很雄伟。”

袁家山建成后,不仅是当时国内很有名气的道场,也是当地的著名园林。明代的董其昌、王铎、钱谦益、孙承泽、方以智、侯方域,清代的汤斌、宋荦、田兰芳等名人学士都曾在此把酒待月,登高作赋。

明末著名书画家王铎曾在此作《甘露台》诗为此山增色:“别具渔樵味,自然涯壑存。”清代著名书画鉴赏家张庚在《漫成》一诗中写道:“袁家山头晴霭暖,大佛寺前春流淙”,可见袁家山在当时的风景秀美。

清道光二十九年,睢州知州范阳洵率幕僚重修袁家山。竣工后州中名士各撰联题额,其中一篇赞曰:“花明柳暗兮恍是仙源,吹笛鸣剑兮鹤唳青天;神其醉止兮洞中高眠,佑我苍生兮亿万斯年”,由此可想见袁家山在清代的繁华。

袁家山建筑古朴典雅,气势雄伟,已历沧桑四百载,虽历遭地震水火,数劫不毁,主体依在。袁家山是睢州史志资料和图考中唯一幸存下来的明代古地名实物,是睢县这个省级历史文化名城作为明清两代古城的标志性参照物,《中国名胜词典》、《河南历代名人史迹》等均有记载。

如今的袁家山,不仅是一处景点,更融入了当地人的生活——袁家山西侧的市场被称为“袁山市场”,袁家山东边的大路被称为“袁山路”,袁家山后边的胡同被称为“袁山胡同”,袁家山所在地的居委会被称为“袁山居委会”。数百年来,袁家山一直作为一个固定的名称代代传承,深入人心,在当地有着很深的地域感情和历史渊源,既蕴含着当地人对袁可立怀念之情,更承载着古老睢州的人杰地灵和丰富的文化底蕴。

每年农历四月十三至十七,袁家山有规模盛大的庙会,以四月十四吕祖诞辰礼节最盛,吸引着方圆数百里的善男信女。至今,每年都有大量台湾及海外同胞来此进香祭拜。

袁家山,当年只是袁家的袁家山;如今,是当地百姓的袁家山。


上一篇:感怀屈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