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原访古

阮籍啸台在尉氏

时间:2009-04-29  作者:宋慧敏  来源 :大河网-大河报  字体:        访问次数:

  

阮籍,连同和他一起被称为“竹林七贤”的战友们,是中国历史上真正的名士。在曹氏集团和司马集团尖锐复杂的斗争中,作为当时中国文化的代表,他们在一片郁郁苍苍的竹林中狂歌当哭,坚守内心,保持本色,又各具风采。

阮籍,三国时期曹魏末年诗人。陈留尉氏(河南开封)人,曾任步兵校尉,世称阮步兵。崇奉老庄之学,政治上则采取谨慎避祸的态度。阮籍最著名的是他的长啸。他的绯闻、他的哭也都有出处。

阮籍啸台(如图)在今尉氏县,史书记载啸台原“高15丈,阔2丈,有层3楹”,在明嘉靖十四年(1535年)、清乾隆十四年(1749年)和民国四年(1915年)曾多次重修,后在日寇进犯尉氏时被毁。现局部已修复。

阮籍的诗自成一家,诗风悲愤哀怨,曲折隐晦。写孙登的《大人先生传》是他的散文代表作,也是他人生的转折点。之前他是一个战士,这位史书上记载的大帅哥在乱世和黑暗中苦苦寻觅救国救民的真理。之后,他彻底放弃了,嬉笑怒骂率性而为。

阮籍喜欢驾车漫无目的行走,行至山穷水尽无路可走时,一边问自己:难道真的无路可走了?一边大哭而归。一次他来到荥阳广武山,这里曾是刘邦、项羽屯兵激战的战场,如今荒草离离。阮籍心中郁闷叹道:“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意犹未尽,气沉丹田,气流自唇齿间吐出,化作长啸,高亢委婉。长啸似乎消解了他心中的块垒,让他躁动的内心平静了下来。

听说辉县苏门山有一位叫孙登的隐士很了不起,阮籍赶去拜访。人家连眼皮都不抬。阮籍傻眼了,自己学富五车蔑视礼法,一身众人皆醉我独醒的狂狷不羁。怎么就遇上这个高深莫测的主?他站起身,对着青翠寂寞的山谷,气沉丹田,啸声中一群乌鸦扑棱棱从树上飞向远方。

回头一看,他惊呆了。孙登睁开眼睛,亲切而慈祥:“再来一遍。”啸声复起。阮籍开始下山了,刚到山脚下,山上传来奔放响亮的啸声。刚刚回到树上的那群乌鸦,复又扑棱棱飞下山。阮籍彻悟了,心里一片明亮。黑暗终将过去,明天一定更加美好。

阮籍入仕了,司马屁颠屁颠地问他想当啥官。他说想当仓库保管。仓库里美酒堆积成山,阮籍是冲着它们来的。为了充分显示政府对知识分子的重视,干脆联姻吧。司马昭说:“阮步兵,你把女儿嫁到我家吧。”“哼,没门儿!你算什么东西,有不要脸的,没见过比你们更不要脸的,连女人的衣服都敢穿。”心里这样想,嘴里却高声:“你说什么?我没听清。等俺酒醒了再说!”这一醉就是60天。司马再不提结亲家这回事。

如果说喝醉躺在人家卖酒少妇身边睡觉还不算荒唐,跑到不相识的人家里吊孝,则着实成了“笑柄”。死者是位美女作家,正值妙龄。阮籍见都没见过,得知美女作家魂归西天。他跑去一把鼻涕一把泪哭得天昏地暗。哭过醉过也过足了官瘾,阮籍回到了老家,长啸终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