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艺中原>>文艺浏览

当今拍案新惊奇

时间:2017-03-29  作者:杨东明  来源 :大河网-河南日报  字体:        访问次数:

当代的中国作家们在艺术探索之路上,每每留下了各自的足迹。行走江湖,英雄原本不问出处,但也时或会遇到自报师门者,或福克纳、萨特、海明威;或博尔赫斯、马尔克斯、略萨……无不标榜了血统的高贵,宣示了门第的显赫。而赵本夫,乃本土自生自长之夫,相形之下,他的小说创作益发彰显出中国传统文学传承者的本色。

1981年赵本夫发表处女作《卖驴》,当年即斩获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卖驴的孙三老汉熟睡中被大青驴拉到了火葬场,神医王老尚一记“神鬼鞭”治好了掉胯的大青驴……夸张传奇的细节和评书风格的语言,处处闪现着宋元话本和明代“三言两拍”这类中国古典小说的神韵。随后的名篇《天下无贼》以及系列长篇小说“地母三部曲”,在深刻开掘主题的同时,在承继与发展中国古典小说艺术方面,亦达至了新的高度。

2017年伊始,人民文学出版社隆重推出赵本夫长篇新作《天漏邑》,标示着作家独特的艺术风格日臻炉火纯青。堪称当今的拍案新惊奇。

构设尘世之外的虚境,以求生面别开,景物殊异,使思绪之天马得以不羁,寓独到之灼见于言外,乃古来中国文学的传统手法。西汉《山海经》中,此类怪境奇事比比皆是。“有青丘之国,有狐,九尾……”“黑齿国在其北,为人黑,食稻啖蛇,一赤一青,在其旁……”。东晋有《桃花源记》,玄想世外乐土,暗抒愤世郁情。元代说经话本《大唐三藏取经诗话》描写了宝象国、乌鸡国、车迟国、狮驼国、比丘国……每处虚境及其故事皆蕴含着作者的深意。

作家赵本夫则创设了一个当代新传说,一个千古恒在的大村落——天漏邑。传说中的“天漏村是天的破绽”,女娲当年没有把天补圆,这里漏雨透电,三千年来无数人曾被雷劈火烧;传说中的天漏邑是恶之源,是历朝罪徒流放迁徙之地;传说中的天漏邑是自由乐土,这里的人们不受外界改朝换代的影响,顺应自然而活,也顺从着自然的惩罚;传说中的天漏邑养育出宋源与千张子两个盖世英雄,他们各自有着传奇式的人生经历;传说中的天漏邑有自存自在的人伦道德和邑规法条,天然合理;

……

天漏邑是一个寓言,它寄寓了作家对人类生死、人性善恶这类问题的哲理性思考。作品精勾密织,暗喻、象征、它指、多义……在故事情节的推进中处处设伏,时时启迪,引导着读者去探索怯懦与刚强、狭隘与旷达、正义与邪恶、荒谬与合理等等涉及人类精神、道德伦理、社会架构、价值评判等诸多方面的各种问题。

这个根大枝繁的寓言其义似无答案,而作者并无脚注,甚或作者自己来解说亦不足以诠释其多向的蕴含。读者需用自身的经验和观点参与认知,方能寻答求解。此种效果的产生,或许正是这部长篇小说的魅力所在。

中国传统文学向以塑造和刻画鲜明的人物形象为其特点,除通常的描写之外,每每采用夸张、传奇、成灵、作怪等各种艺术手法。《山海经》中的夸父、后羿,《聊斋志异》中的聂小倩,《庄子休鼓盆成大道》中的庄子,甚至《三国演义》里的诸葛亮也近神近仙了。在赵本夫的长篇小说《天漏邑》中,有一对人物格外神奇而又凝重。其一是在娘胎里就被雷劈成半黑半白,变成阴阳脸的宋源。其二则是秀美似玉,如影随形,喜欢宋源的男孩千张子。两人日后都成了天漏邑抗日队伍的英雄。宋源雄气十足,千张子则细腻阴柔。宋源百战不殆,功成名就。千张子多难,被俘后不敌刑痛,供出上级。他侥幸脱身,向日军复仇。匹马单枪,救宋源,闹敌城,旋成威风八面,万人景仰的大英雄。宋源追叛徒,千张子自供……这一对相映相成的人物,设置上独具匠心。刻画处近神近鬼。作者借宋源与千张子拷问人性,其味深含,需读者自嚼自品。

《天漏邑》承继着传统民间文学的叙事风格,外在虽无章回小说的格式,内里却深得其精髓。伏笔巧设,悬念迭生,层层推进,环环相扣。每到当紧处便骤然打住。似闻作者在耳边笑言:且听下回分解。作者犹如一个练达老道的说书人,驾轻就熟地掌握着叙事的节奏,让读者欲罢不能,必欲看到所有包袱都抖开见底儿而后快。

《天漏邑》在文本结构上固然承继了中国传统小说的诸多基因,但作品的当代风格亦非常鲜明。大学历史系教授祢五常携工作室的弟子们来到天漏邑做田野考察,他们在九龙洞里发现了记载着三千年史事的竹简;他们探索天漏邑雷劈火烧的原由,但他们自己也遭遇了雷雨电劈和洪水的袭击;他们研究天漏邑的“起源,演变,三千年来,这个村庄是怎么管理的,人们的生存状态、婚丧礼俗、竹简书法,气象天文、人种繁衍”……

作者通过大学历史系教授祢五常、女弟子汪鱼儿和乔惠、男弟子罗玄和柁嘉之间的微妙关系,以及他们各自不同的思维和行为方式,剖析了当代人不同的历史观、人生观和价值观。罗玄遭雷击,死而复生,生而复死;天漏邑人没有现代观念,九龙洞竹简出版事宜无法沟通;在一山上发生了灵异事件,众人听到了远古战场的人喊马嘶声……作家特意设置的这一条叙事长线,提供了对天漏邑进行观照的当代视角,也产生了历史与现实的对比。它是天漏邑那条叙事主线的和声,它是天漏邑众多历史事件的协奏,它使得这部长篇小说有了多维的时空,也升华出与传统小说不同的现代艺术特质。

元人有曲词:“千古兴亡费讨论,总一段渔樵话本。”相信《天漏邑》会给文坛带来新的话题。


上一篇:追问与守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