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艺中原>>文艺浏览

真挚感人的心灵之歌

——读李太淼诗文作品选
时间:2016-11-11  作者:高金光  来源 :大河网-河南日报  字体:        访问次数:

(《萦绕在年轮上的心灵之歌——李太淼诗文作品选》,郑州大学出版社2016年10月出版)

经常读李太淼撰述的学术专著,譬如他对土地制度的思考,条分缕析,深入浅出,为决策者提供了重要的参考;更经常读李太淼任社长和常务副主编的《中州学刊》,这是一本学理性很强的社科期刊,办得风生水起,深受省内外学界的欢迎。作为我省的知名学者和社科专家,李太淼平素长于逻辑思维,其职业应该与注重形象思维的诗歌、散文是不搭界的。但近期,他竟然出版了一部个人诗文作品集,很让我好奇,更让我惊喜。我好奇的是,一个学者的文学天地会展现出一番怎样的景象;我惊喜的是,李太淼真是才华横溢,让我领略到了他鲜为人知的艺术风采。

青春荡漾的年轻岁月,写诗大概是歌唱的最好方式。李太淼也不例外,他收在这部集子中的作品,绝大多数都是诗歌,而且绝大多数创作于30岁之前。他将这些作品以创作时间编排,并命名为《萦绕在年轮上的心灵之歌》,确实恰如其分,它们忠实而生动地再现了作者的生命轨迹、情感历程和思想烙印。从博爱县乡间考进北京大学,他自豪过、拼搏过;从最初工作在合肥到调回河南,他彷徨过、奋斗过;从恋爱到婚姻,他梦想过、追求过;甚至亲人的生与死、事业的苦与甜,他也都经历过、感受过。凝聚在他笔下的文字,或激昂、或深沉,或缠绵、或忧伤,或带泪、或含笑,让人品读之余不由唏嘘慨叹。

李太淼的心灵之歌是流出来的,最可贵的特点是真诚。他毫不掩饰自己年少时的复杂内心,诸如求索的热望、独处的烦恼、恋爱的痛苦、工作的焦虑、思乡的惆怅等等,都在作品中得到了最真实的再现。在《我是春天》中,他曾经是那么的意气风发;在《探索者之歌》中,他也曾经是那么的意志坚定。但一时的不如意,又使他不断发问《为什么》,以至于《我不相信》,并试图寻找一把能够“打开悲哀的灰色锁”的钥匙。他走出书房,要“采撷春的芳馨”;他登上泰山,看“苍松挺拔,怪石峥嵘”;他面对世界,依然发出了拼搏的心声。一个倔强不屈的青年形象,在诗与文的行间活生生地站立了起来。

李太淼的心灵之歌是喊出来的,最撩人的地方是动情。《母亲啊,请听儿子的歌唱》中对母亲的依恋,《悼父》中对

父亲的哀思,《寒夜里,我把你送到车站》中对恋人的不舍,《我等待了很久很久》中对妻子的感恩,每一首都似从胸腔里喊出来的,声情并茂、真挚感人。当然,作者的“喊”不是高声的呐喊,而是深情的呼喊,而且直奔对象、直截了当、直抒胸臆,没有一丝扭捏和造作。确实,凡好的诗歌,惟真诚才能动情,惟动情才能感人。缺乏感情的诗,一定会透着灵魂的苍白和无力。《毛诗序》说“情动于衷而形于言”,白居易说“感人心者,莫先乎情”,讲的都是这个道理。

李太淼的心灵之歌还是悟出来的,给阅读者很多人生的启迪。《大学毕业生如何走向社会》和《关于欲望、命运、奋斗、爱情的对话》,虽是两篇演讲,却诗情画意,又充满哲思。前者以过来人的身份,言传身教,给母校即将毕业的大学生上了一堂非常及时的人生课;后者以哲人的睿智,说古论今,探讨了一系列人生需要面对的课题,都给人以良好的教益。我想,只有心灵丰富的人,只有阅历过、沉淀过、思考过的人,才会有如此的感悟力和穿透力。

对刚刚踏入社会的年轻人来说,李太淼的心灵之歌,无疑具有典型意义,它是青春之歌,也是奋进之歌,值得一读。

链接阅读

李太淼诗二首

当东升的月点亮夜空的星

静静的湖畔也升起

一个摇曳的身影。

他在等。

等一种声音,

伴他心琴的奏鸣;

等一种笑容,

消融他情感的冰层;

等一支欢乐的歌,

让力与美的强音

震颤他疲惫的神经……

他在等。

徘徊的脚步

抒写着爱的忠诚。

我要走出书房

谁想在故纸堆中寻求精神的安宁,

谁的青春就会在故纸堆中发霉;

谁想在书桌上躲避世态炎凉,

谁的生命就会被黑色的绳索绞死。

啊,我要走出书房!

我要看大海无垠的辽阔,

听波涛愤怒的喧响;

我要看苍山巍巍的雄姿,

听老猎人娓娓的叙讲;

我要采摘春的芳馨,

我要歌唱秋日的明朗。

啊,我要走出书房!

也许,会有春蛇袭来,吐出毒信,

也许,荆棘会刺伤我火热的心房,

啊!我要走出书房,

我要走出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