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艺中原>>文艺浏览

澄明如花的开放

时间:2016-10-12  作者:单占生  来源 :大河网-河南日报  字体:        访问次数:

读完了张茹的《夜飞翔》,嘴边便喃喃念出这样的句子:澄明,如花的开放。这就是我读张茹诗文最为突出的感受,也是张茹的文章在其审美上最为吸引人的地方。

《夜飞翔》里的诗文,几乎都是短章。有几篇篇幅较长的文字,也是由诸多短章组合起来的。这样的文章往往是由感而发,是“感时花溅泪”,“情动于中而形于言”的结果。亦如张茹在其“花开断句”一辑的66节中所说:“忽然之间,被某种情绪狠狠地叮了一口。”张茹这样的一种创作状态,我们可以称之为来自于内心动力的创作。从某种意义上讲,这种来自于内心的创作动力,对于任何一位任何一种类型的作者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因为就一篇作品而言,有没有这种创作的动力不仅决定着这篇作品的成败,同时也决定着这篇作品的品质。就一个作者的创作前景而言,有没有这种动力的持续生成,不仅决定着一个作者在创作道路上能走多远,同时也决定着一个作者有可能攀登的高度。尽管这内心动力并不是决定一位作者成败得失的唯一元素,但它的确是一个创作者不可或缺的重要素养。

其实我们还可以因着张茹的作品把这个话题引向另外一个层面,比如作家的内心动力与作品切入生活切入社会切入事物的程度问题。对于一个作家而言,切入观照对象的强度与韧性决定着作品表现人性的深度和反映生活的广度。从更为通俗的角度上说,作家内心的创作动力,往往来自一个作家对他的观照对象的爱与恨、喜与恶、欣与惧,当一个作家把这种带有他爱与恨的观照对象转化为他的创作对象时,作家内心中的这种爱与恨往往就会在创作过程中,转化为作家身上的一种寂静的力量。从哲学层面上讲,这种寂静的力量就是一个人的思的力量,是一个作家思的力量切入事物本质的能力。

这种能力体现在张茹身上,是她对季节里的自然的心灵呼应。在“春花秋意”一辑里,张茹从一个个微小的细节入手,触摸了季节里弱草繁花飞鸟蛰虫心灵中的禅意与自然的道法,在这里,她听到了四季音乐的暗语。比如在《春天,你用花香诱惑我》一文中,作者写道“只消我轻轻弹唱,便可挣脱枷锁,就像曙光冲破晨雾一样”。自然中的“水声拂过”,花海里“花开的声音”,明媚院落中花朵“跳动的心房”,落叶拨动的季节的“管弦”,夏雨共振中“远古的钟声”,蜻蜓飞过时羽翅发出的“喃喃低语”,季节的声音“撩人心弦”,也构筑诗意,阐释哲理,使作者静寂在对季节本质的思虑中。正是有了这样的诗思,作者才更加体认到“故乡”体温,感受到“故乡的炊烟”里摇摆着的乡愁,感受到时光舞台的实在与虚无,感受到“时间的鞭影”是如此残酷无情,并由此产生“时间好不经用”此等痛彻的人生体会。

从某种意义上说,人类感知到时空与存在,才有了哲思,因为有了哲思,才有了忧虑与悲悯。在无限的时空里,“众生皆尘埃,或早或晚”。我想,那狠狠叮了“张茹”一口的,定是张茹心中基于诗的“思”虑,是潜伏在作者身上的那种寂静的力量。其实只有在这种基于形而上具有诗意与思虑元素的寂静力量的统摄下,作者才可以产生“夜飞翔”的动力,才可以在夜飞翔中使自己澄明如花般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