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艺中原>>文艺浏览

一次对自己的审视与和解 邵丽《我的生存质量》面世

时间:2013-06-19  来源 :大河网-大河报  字体:        访问次数:

作家邵丽

阅读提示

2004年初,邵丽的第一部长篇小说《我的生活质量》出版,成为她的成名作。然而,官场“生活质量”的顺风顺水,丝毫没有吞噬邵丽对那个“场”所保持的距离和批判立场。近日,邵丽又一部聚焦“官场中人”的作品——《我的生存质量》面世。

十年之隔,世风人情早已不复从前,从“生活”到“生存”,又将会有怎样的命运变化。邵丽坦言,因为生长环境还是工作环境,接触的绝大部分都是行政中人,《我的生存质量》中所描述的“亲人们”的官场,其实更像是一次对自己的层层审视与和解。

从“生活”到“生存”,从“进入”到“逃离”

不同于《我的生活质量》中对主人公情感生活状态的描述,小说《我的生存质量》着重写了“我”在三代人夹缝之间的生存状态。父亲一辈子“一直在努力,因逃避痛苦而痛苦,因顺应屈辱而屈辱”,那一代人“被历史熨烫得平平展展并一生服帖……时时处处都带着赔小心的、探路似的表情”。女儿“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她们除了信仰自己,谁都不信。用不抵制来抵制这个社会,用遵守习俗的方式来破坏习俗”。夹在他们中间的我,“既为父亲悲哀,也为孩子遗憾,但我并不是一个清醒者,有时候我比他们还迷茫”。

这就是小说主人公“我”的生存状态。无论何时,她都面临着选择,而选择就要直面利害关系,亲人、朋友、同事莫不如此:“我”既要面对有恩于他们、在落难之时翻脸不认人的陈琳夫妇,也要面对有恩于自己的“省委老领导”——在他们落难之时远远躲开,甚至有一种“近似于逃脱般的侥幸”。而要容忍并理解落井下石幸灾乐祸的同事则更难,因为“他们最知道怎样下手才最狠——唯一比伤害更难受的就是,一而再再而三地让别人知道我曾经、正在和仍然受着伤害”。

整部作品就在这样的纠结中迤逦前行,各种矛盾的碰撞,各色人等的思想嬗变,都在碎片般的现实里沉没和泛起。邵丽说,如果《我的生活质量》是由外及内,是一种“进入”的姿态,那么《我的生存质量》则是由内及外,是一种“逃离”伤痛的姿态。

与过去和解,与未来签约

在《我的生存质量》小说封底,面对诸多苦难,邵丽最终发出这样的思忖:“某一天,周围的一切依然如故,女作家坠入一个自认为永远不会落入的境地,没人能在历史、现实、亲者、仇人、爱与恨、逃避与面对的夹缝中独善其身。所谓想透了,无非就是伤透之后能在遍地灰烬中浴火重生。”这份挣扎与郁积后的豁达,正是邵丽亲身体悟的。

“《我的生存质量》是一部私小说,整部作品就是我对自己的拆解和审视。这部作品是对过去生活的一次郑重的和解,也是与未来的生活庄严地签订一个新的契约。”对于邵丽而言,我的生存状态就像是找到一个宣泄思想郁积的载体,用自己擅长的文字来表达对过去灾难的痛定思痛。“谁都无法准确地丈量自己的伤口有多宽、有多深,重要的是对伤口力所能及的清理和听天由命的等待吧,这是消极之中的积极,是对时间深深的信任和依赖。”

就这样,邵丽假借“我”的视角放眼八方,用近20万字的架构来叙述一个温情弥漫的普通家常故事。没有波澜壮阔的故事,也没有跌宕起伏的情节,邵丽在她饶有兴致的家族历史叙述中,引领读者穿行于庸常人生,在苦难中将一个个来自生活内核的真谛娓娓道来。

邵丽于6月21日上午9时30分携新作《我的生存质量》在中原图书大厦约会读者。

邵丽,现任省作协副主席兼秘书长,曾以关注官场基层现实引人注目,长篇小说《我的生活质量》于2004年一问世,引起读者的关注,并入围第七届茅盾文学奖。而后她以中短篇小说摘得鲁迅文学奖、《小说选刊》双年奖、人民文学奖等诸多国内文学奖项。时隔十载,颇受期待的第二部长篇小说《我的生存质量》由人民文学出版社近期出版。

部分作家对《我的生存质量》评论

编辑李静宜:据我所知,几乎所有认识邵丽的朋友及不认识的读者,都被邵丽的《我的生存质量》耀了一下眼。正如开篇给予我们的概念,置身纷繁浩瀚的人世生活场间,面对曲折幽微复杂的人情人际纠葛,又有哪一个,不曾是满怀委屈和辛酸?仿佛感恩可以超度苦涩的灵魂。跃上了人生一个新的境界,邵丽满怀慈悲之心,重新审视生活,看待家人、父辈、朋友和生活的厄运。邵丽以过来者的心态,以对生活的通透和感悟,以对周边所有认识和不认识的朋友及读者给予温暖的感恩之心,将其实可称得上是苦涩的生活,以锦绣之笔,细细裹了一层糖衣,抹上一层因知足而从心底流淌出来的软软的蜜汁。这生活,倏忽仿佛也被镀了一层金,其耀眼的金密之光,感动了作者自己,也感动了朋友和读者。因理解,使人物变得可爱;因懂得,使生活变得甜蜜;因忏悔,使心灵变得高贵。文字本身的赐予,不会使文字变得高大;生活给予的厚重馈赠,使文字有了光芒。《我的生存质量》是邵丽经过了严峻生活的摔打,淬炼出的文字;是小女儿的柔弱情怀,被生活撕扯了后,生长出的大气概;是对生活的变故,百思不得其解之中,产生的通透。如此的《我的生存质量》,给了邵丽一个让人惊喜的果实,使邵丽的创作抵达了一个新的高度。

作家鱼禾:对婚姻、家庭、政治、社会的另类解读,构成这部作品的宏大叙事风格,使我们在经历作者情感流变的过程之中,陷入深深的思考。也许我们的精神收获,总是要来自于苦难,当“某一天,周围的一切依然如故,所有的人都在按照自己固有的方式生活,只有你从生活的链条上突然滑落了,坠入一个你认为永远不会落入的境地”的时候,我们才能彻悟吗?这样的拷问在作品里俯拾皆是,而只有我们品读到“经见了这么多,还有什么疙瘩没解开呢?如果你觉得生命是值得珍惜的话,那你至少应该懂得,你的生命中的一切都是正好——刚刚好,享你该享的,受你该受的,不多不少。所有的执著都是为了放弃,所有的放弃都是因为曾经太执著。得到了,只是给你一个失去的机会;失去了,你才知道你的生命在什么地方有意义——就像许多事情一样,只有失去了,你才知道曾经拥有过。我们永远不能准确地预知自己的将来,但对过去的日子总该知足吧!难道我们握在手里的生命,还不够甜吗”的时候,才会豁然开释,彻底理解作者对苦难的抚摸担当吧!

评论家孟繁华:这是一部温润如玉苍茫如海的小说。不同的爱情是不同时代文化和情感生活的写照,在小说中既是一种检视也是一种比较。只有在比较中才能看清楚自己的爱情和婚姻,也才能看清楚这个时代,这也就是生命追问的“价值”之所在。“我”所经历的世间之恶并没有让“我”充满仇恨,而是深深地反思和自我救赎,它使得小说洋溢着一股中和刚正之气,读来常常令人掩卷深思。

散文家冯杰:一部难得的《沉思录》,它的叙述可以看做是在中国特有的文化激流中的一次精神之旅。所有的历史都不是时空的密集堆砌,而是文化一鳞半爪的惊鸿一瞥,这恰恰是最值得作家追索的精神内核。

评论家孙荪:邵丽找到了一个宣泄思想积郁和倾诉长期生活积累的叙事载体,以文学的方式表达了灾难给予的馈赠。它不是借机发泄,而是面对灾难时的情深意切和痛定之思。山满海溢,纷至沓来,自然而然凝结成金声玉振的思想硕果和文学群像。

作家张宇:《我的生存质量》是邵丽从客观描写别人转向打开自己内心世界的作品。这是一种艺术认知和追求的升华,给人亲切和真实感,使阅读者听到作家的呼吸,体会到作家叙述的温度和声音。这种平和的叙述姿态是对阅读的一种尊重。

评论家周其伦:阅读邵丽的新作《我的生存质量》,进入故事就放不下了,一口气读了80多页,这个作品,作者把自己的生活带入架构中,读起来颇感新鲜。本来是想着写一个像样的评论,这两天实在是抽不出时间。但我是真的从这部作品读出了小说的另一种写法,那就是在生活和虚构的作品之间搭一座桥,作者在其间恣意地游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