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艺中原>>中原画派

中国画坛:画派·划派

时间:2012-08-20  作者:司马村  来源 :光明日报  字体:        访问次数:

今天的中国画坛,成立所谓“某某画派”已成为一种司空见惯的现象,自称“画派”的数量已不下数十个。百度一下“画派”二字,居然可以有数十万条之多。“画派”之兴盛可谓前无古人,似乎中国当代绘画艺术之兴盛已经远超过历代。但随便查阅一个所谓的“画派”,就可以发现列入画派之中的画家不仅画风差异巨大,而且理论修养、笔墨功夫乃至艺术追求都相距甚远,根本没有被称为画“派”的资格。情形稍好的,是以画家籍贯为资格标准的画派,这样的画派好歹还能给自己找点根据。至于那些籍贯、画风乃至艺术追求都风马牛不相及的所谓“画派”,就完全是拼凑而成,为“画派”而划派了。

了解一下“画派”的含义,我们可以知道这些所谓“画派”的荒唐与无聊,他们折射出当代中国画坛的混乱与无知。当这些画家们拼凑到一起要成立所谓的“画派”的时候,常常连关于“画派”的基本常识都没有。在许多人的观念中,拉帮结派似乎已经成为他们的一个思维定式。从技术层面而言,许多“拉帮结派”的行为其实自有其合理的内在逻辑。如武侠小说中游走江湖的豪侠之士,之所以各有自己的山头,是因为他们各有自己的独门武功秘籍和独特武术套路,还有自己独立的传承体系,各有门户,决不混杂。将少林派和武当派说成是一派武功,成何体统!今天的许多画家们在成立所谓“画派”的时候,只想到了“划派”,只想到了占领山头,抢占功名,何曾想过自己的行为是否有什么足以服人的合理的内在逻辑?

检讨一下中国绘画发展史,要有资格被称为“画派”,起码应具备以下几个基本条件:

第一,相同或相近的地域性。

第二,前后相承的艺术思想。

第三,在相同或相近的艺术思想基础上形成风格相近的画风。

第四,一定的时空连贯性。

第五,也是最为重要的,“画派”是后人对前代画家的评定,而非活着的人自我标榜。

严格地说,要被称为“画派”,以上五个条件缺一不可,否则就有人为强行划分之嫌。中国绘画史上被后人冠之以“画派”者不足十个,而且都是明代以后才有的概念。即使被后人视为“画派”,当时也并不以“画派”命名,如吴门四家、金陵八家、扬州八怪之类。历史上能够被称为“画派”的只有浙派、松江派、虞山派、常州派等极少数。“吴门画派”的划分并不严格,称“吴门四家”更加准确,因为唐寅无论从哪个方面讲都无法和沈周、文徵明归入一个画派中去,仇英也是如此,只有沈周、文徵明及其后学之间有前后相承的艺术思想和风格联系,可以单独成派,但后人却也并未如此命名。“新安派”也有很大问题,被列入此派的许多画家无论艺术思想还是艺术风格,乃至个人经历都互不相干,无法被称为“派”。尽管他们的绘画大都以皖南山水为蓝本,绘画风格与当时社会被尊为正统的“四王”有很大的区别。至于人们所熟知的“扬州画派”就更不能称为“画派”,他们基本上是一群迎合达官富商口味、以绘画讨生活的民间画家,没有统一的艺术思想,没有相近的画风,更没有前后的连贯性。他们自己也从来不曾自认什么“画派”,时人只以“扬州八怪”目之。“八”在扬州方言中代表数量之多,并未列出哪八位画家是“怪”而其他人不是,因此后人在开列所谓“扬州八怪”名单之时才会相互冲突,名号不一,不能自圆其说。近代的所谓“海上画派”情形也是一样,不过是在上海卖画为生的画家们的一个总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曾风靡一时的“新金陵画派”、“长安画派”和“岭南画派”称号,在很大程度上是人为制造的概念,并非真正意义上的画派。被列入“新金陵画派”的傅抱石、钱松岩、宋文治、魏紫熙、亚明等人不仅画风大相径庭,水平也参差不齐。“长安画派”中的赵望云、石鲁、何海霞等人在艺术风格的共通性方面还不如“新金陵画派”,“岭南画派”的情形较好一些,在艺术传承上共同的东西更多一些,也有较长的前后延续性。但即使如此,这些“画派”生命力并不十分旺盛,社会环境变化之后就难以为继。

今天的画家们之所以热衷于成立所谓“画派”或加入某个“画派”,无非是现实利益的驱使,其情形更应当被称为“拉帮结派”。在江湖上混,一个人的力量太过微薄,大家一起混就会显得人多力量大,互相有帮衬,搞个什么活动也会有“声势”,否则几乎是孤魂野鬼。于是,各种“画派”纷纷成立,不仅画家们积极参与,有的还有地方政府的积极支持,尤其是那些希望借“画派”之名打造文化名片,促进旅游经济发展的地方政府,因此以某个地域乃至省域为名称的“画派”都堂而皇之地成立起来,在历史上有点名气的地域名称尤其受到重视。可他们忘了,真正的艺术家是孤独的,画家的思想行迹过度与社会现实利益相纠结只会降低自己的艺术审美和创造水准。但这个规律在今天画家们的心中几乎没有任何影响力。在许多画家心中,不管成立或加入什么“画派”,只要能够挣得声名,获得利益就行,何况今天成立“画派”很容易,门槛很低,只要想好名字,到民政局注册一下就行。拉上几个人,搞一个新闻发布会,再在网上搞一个官网就可以开张;甚至连仪式都不用搞,印张名片就行。至于艺术思想是否相近,艺术风格是否统一则全然不顾。个别希图出名,急于炒作挣钱者自立山头,自我标榜,拉一个地名或搜罗一个好听的名字就建立什么“画派”就更为可笑,连篇累牍的所谓“公益广告”或灯箱广告成了个别人标榜自己的好阵地,“大家”乃至“大师”一类自吹自擂的称号也由此而生。但这只不过能蒙骗一些对艺术懵然无知的人,并不能证明他们是艺术家。这样的“画派”从一开始就是名利场,为争夺“领袖”地位而互相攻讦也就不足为奇。人之相交,为义合则斐然君子之交,为利合则不过小人之交而已。这样的所谓“画派”并不能给中国绘画艺术带来任何有价值的进步,只能徒然增加画坛的混乱。至于个别这样的“画派”获得某些地方政府的支持,大张旗鼓,自吹自擂,则是假艺术之名而与经济目的相结合所产出的怪胎。在这些“画派”中,我们可以看到各种人性的丑陋,却唯独看不到真正的艺术追求。这样的“画派”和身处其中的画家,其艺术水平也可想而知。

真正的艺术与地域无关,与名气无关,而与艺术家的心灵有关,与画家的文化修养和笔墨修炼有关。热衷于成立或加入什么“画派”并不是什么人间正道。听到某画家自称某“画派”时,我们一定要睁大眼睛,仔细看看他接下来还会耍什么把式,避免上当受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