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化资讯>>域外采风

孟加拉国民谣“教父”的歌唱

时间:2017-04-14  作者:查明威  来源 :中国文化报  字体:      

孟加拉国流传着一种特殊的民谣音乐——巴乌尔,又称拉隆音乐。这种音乐来自于孟加拉国独特的宗教巴乌尔教,这种宗教没有特定的教义和戒条,受伊斯兰教、佛教、印度教等的影响,很多巴乌尔信徒终生流浪,保持着苦行和游吟的生存状态。巴乌尔教徒这种特殊的生存方式,促成了孟加拉国原始的民谣音乐,也成就了孟加拉国民谣“教父”——拉隆。

拉隆全名拉隆·赛因,被孟加拉国人民尊称为“巴乌尔教皇”。拉隆于1772年出生于孟加拉国西部博多河上游的村庄车瑞亚,1890年10月17日逝世,享年118岁。据记载,拉隆家境贫穷,其父母均为印度教教徒,但拉隆在成人后出过一次天花,被一位好心的穆斯林救下。因为宗教隔阂,父母对这位穆斯林心存罅隙,拉隆一气之下离家出走,成为巴乌尔教教徒。

拉隆未受过官方教育,但从小就表现出极强的音乐天赋。热爱音乐的他通过四处游历,学习民俗音乐和观察社会现实,从而收集素材,创作诗歌并为之谱曲。拉隆在与妻子马塔基成家后,专注于音乐创作与教学,将自家外院设为简易的音乐培训交流基地,在迎来送往各类民俗音乐家的同时,也教授村民基础音乐知识。拉隆才华横溢且创作力旺盛,毕生创作歌曲近万首,但由于其歌曲大多靠口口相传,所以流传至今形成文字的不过800首。2004年,拉隆被英国BBC电视台评为孟加拉国最具影响力的十二个人之一。巴乌尔音乐也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

拉隆创作的歌曲蕴含天下大同、平等自由、和谐自然等哲理,特别是在当时该国内部宗教争斗激烈,且饱受外强欺凌的状态下,拉隆创作的歌词影射了很多社会现实问题,并教导和告诫人们民族平等、宗教和谐以及人人相互尊重的重要性。简单而富有哲理的歌词配上南亚独有的吟唱方式,慰藉了很多社会底层的劳动人民。此外,独唱与合唱和谐演绎,没有固定的人数和形式,也没有特定的乐器,这样可以随时加入或退出的音乐共享方式,使拉隆音乐的演唱更加自由,广受人民喜爱。

我要在这里发现快乐,

因为我哪儿也没法儿去。

坐在这破旧的小舟上,

我得用生命奋力划桨。

我啊!我是谁?

口袋空空,脑袋空空。

看远方,乌云密布,

今天也没有璀璨的日出。

幸运之神,你是否能够眷顾我?

皎洁的月光,你是否能够宽恕我?

哎!究竟得划多久才能够将我的罪恶洗净?

我也没有什么可埋怨的,反正我的信仰也消失殆尽。

拉隆问我:你啊你,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明白神灵?

上述诗歌《我要在这里发现快乐》创作了一个摆渡的小人物在舟上沉思的意象。这位小人物面对生活的艰辛,对自己的信仰有所动摇,希望得到快乐却迟迟无法满足,这使他失去自我,犹如小舟在海面上失去了方向,但是拉隆在诗尾问他,你看我花费了多长时间才得到快乐和理解了上天,可是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明白神灵,才能知道这些苦难只是对你的磨练——你所付出的努力还远远不够呢!

另外一首诗歌《我不能签收》则呈现了一座令人匪夷所思的房子,这座房子设计不合理,也无法住人,面对这样的房子,房主向设计者和建筑者表示拒不签收,拉隆也在诗尾问道,这么多的门,我究竟该从哪个门进入呢?其实这是拉隆对当时社会现象的一些影射,很多没有相关生活经历的人在办事的时候容易想当然,丝毫没有考虑到受众的想法和实际需求,统治者有时也是如此,不考察民众疾苦,只是一味好大喜功,不会得到民众的真心拥护。

拉隆音乐的经典之处就在于诗歌尾部的“拉隆说”。拉隆的诗歌会创造出很多抽象的意象或离奇的故事,但最终都会由“拉隆说”或者“拉隆问”来点题。这个点题或许是告诫,或许是提醒,或许是反问。整首诗歌充满画面感,但在最后一刻脱离想象,回归现实,这也是拉隆诗歌能够直击人们内心却又不咄咄逼人的奥妙。

值得一提的是,巴乌尔音乐从民间艺术登上大雅之堂,还要归功于印度著名诗人泰戈尔和拉隆的友谊。据说,泰戈尔的哥哥是拉隆的忠实歌迷,多次要求给拉隆画像。在这一过程中,泰戈尔也逐渐对拉隆产生兴趣,他通过哥哥传话,问了拉隆很多有关哲学和生活的问题,拉隆均用诗歌方式一一解答。拉隆高超的诗歌艺术征服了泰戈尔,两人相见恨晚,迅速成为好友。之后,泰戈尔多次将拉隆的作品写在自己的诗歌集中加以推广,这也是巴乌尔音乐能够走向孟加拉国全境乃至印度的重要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