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化资讯>>理论研究

字是骨头腔是肉

——文华表演奖得主、豫剧名家贾文龙演唱技法探析
时间:2016-11-08  作者:徐培成  来源 :中国文化报  字体:      

在当今中国地方戏曲舞台上,河南豫剧院三团的贾文龙可说是声名远播,尤其在业内赞美声声,堪称中青年里的佼佼者。他的演唱优美动听,沁人心肺,激越澎湃又响而不躁、感人至深。他用什么样的技艺来表达人物的悲情哭诉,轻松愉快使人们渐享艺术审美的最高境界:物我两忘、天人合一,跟着他塑造的剧中人物的感觉走?他用什么样的技法把唱腔处理得那么干净细腻、脆美入情、风格独特、韵味十足且在技巧的运用上驾轻就熟?有必要细致地研究分析。

贾文龙高超精湛的演唱技法对时下戏曲艺术的青年演员们是值得认真学习的好范本,研究别人的成长成功道路,正是定向学习的好机会,完善自我的既科学又有效的途径。贾文龙的“艺不惊人死不休”的刻苦专一精神,突出豫剧姓豫的弘扬本体艺术的执着精神。而当下有的演出团体,不注重发挥本剧种本体艺术的技艺特长,不在“戏是车,曲是辙”的本剧种唱腔音乐上下工夫,而靠大投入、大制作、大歌舞、“大花活”做一些让人看不懂故事、主旨、人物甚至连剧种都分不清的剧目,他们之间形成大反差。

贾文龙是一个“唱念做打舞”十分全面的好演员,他最突出的成就,是精湛的演唱艺术。他的演唱技法有以下特点。

突出“字是骨头腔是肉”,功在控制放与收。

听贾文龙演唱可以不看字幕,足见他“吐字、咬字”的功力深厚。在注重字的清楚、明晰的基础上,他特别注重“逢尚必滑”的“吐字咬字”技法,(“尚”即是语音的三声四声字的音母)同时,注重字头、字腹、字尾的启齿归音,把每个字都唱得清清楚楚,突出了“字是骨头”。梨园行里说“千斤话白四两唱”的主旨是指吐字准确清楚至关重要。这也是唱词所要传达给观众的第一主旨。

在行腔时,贾文龙的高腔清脆明亮,似穿云破雾,动听悦耳,令人激奋澎湃,情不自禁鼓掌叫好。唱中音时,贾文龙注重调匀气息,行腔圆润,巧俏结合,既有一气呵成又错落有致,力求美声美韵,余音绕梁。唱低音时,贾文龙气息饱满,寓浑厚中诉委婉,富强烈中见小巧,寓粗放中品细腻,整体演唱是放中有收,收中有放,刚柔相济收放自如。在娴熟运用“哦、嗖、颤、抖、飘、砸、柔、滑”的演唱技法上,他特别注重节奏的控制把握,突出“抑、扬、顿、挫”的对比反差,突出高低快慢的起承转合,把唱腔的要领“字、情、味、气”展示得妙不可言。特别在他主演的《焦裕禄》演唱中,可以体味到他演唱功力的逐渐升华提高,渐入炉火纯青之佳境,品尝到他“功力在控制”的高超技法给予人们的审美享受。

以情带声,“快板”字不乱,“慢板”情不断。

在中国戏曲的板式分类中大体分三种,有曲牌体的,有歌谣体的,有板腔体的,尤以板腔体的剧种占多数。而板腔体的剧种大都是万流归一,大同小异,有导板、回龙、慢板、原板、二六、二八、快板、散板、清板、吟板、滚板、摇板、宽板、溜板、尖板、垛板……这些板式的使用设计都是根据剧情矛盾冲突、情节变化推进、人物心境的表达而布局设计的。唱是人物心声的表达,是推进情节发展的需要,是一个剧种的必须与使然。梨园行老前辈们留下的演唱真谛就是“以情带声,以情求味儿,快板要字不乱,慢板要情不断”。而贾文龙的高妙之处恰恰是悟出真谛之核心:唱情唱人物。在他主演的戏中,你能十分清晰地听出他所扮演人物的喜、怒、悲、哀、乐、苦、愁,这是十分难能可贵的艺术成就。表现人物高兴时,贾文龙用跳跃式的上漂下滑的演唱技巧来表达人物的欢乐情绪。表现人物凝重思考时,他以稳重悠扬、荡气回肠的“声断气不断”的技法,唱情诉情,表达心境。在表达人物悲情时,他以气息与声音相结合控制的哭声、哭腔来倾诉。在剧中人激情时,他以高亢激越、一气呵成的演唱技法把观众带入了情感的高潮。这一切都说明了贾文龙在演唱中突出了一个情字。如果说“快板字不乱”是指功力高深而言,那么,“慢板情不断”就是演唱者艺术修养的最高境界。

贾文龙是“真正的热爱自己心中的艺术,不是热爱艺术中的自我”这一名言的突出践行者。为了艺术他吃了很多苦。贾文龙成功走出来了,走进了千千万万观众的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