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化资讯>>国内要闻

《我们诞生在中国》:纪录片气质的剧情片

时间:2016-09-01  作者:罗 群  来源 :中国文化报  字体:      

去年,一部《九层妖塔》让导演陆川遭受许多质疑;今年,一部自然电影《我们诞生在中国》让他收获了无数赞誉。纷纷扰扰暑期档,《我们诞生在中国》让一言不合就挥舞起“烂片”大棒的观众齐刷刷点赞,连陆川本人都觉得有点不正常。

据了解,该片的摄制团队兵分五路,深入雪豹、大熊猫、金丝猴、藏羚羊和丹顶鹤的栖息地,历时近20个月跟踪拍摄,不投喂,不干涉、引导动物,不改变更不破坏自然环境,镜头记录下来的是动物们真实的生存状态,雪豹的矫健敏捷、大熊猫的憨态可掬、金丝猴的活泼灵动在观众面前纤毫毕现,一年四季中大自然的变化构成一道亮丽的风景,让人一次次感叹其瑰丽神奇。《我们诞生在中国》的拍摄严谨而冷静,许多观众和影评人将其视作一部纪录片。

不过,导演陆川并没有将《我们诞生在中国》定位为一部纪录片,他和团队在倾力打造以动物为主角的剧情片、一部自然电影,这从周迅极具代入感和感情色彩的旁白中也可见一斑。《我们诞生在中国》延续了迪士尼自然《非洲猫科》、《红色翅膀》等作品的传统,赋予动物的世界以人类的情感、逻辑,把真实的素材呈现为有意义的、动人的故事。

《我们诞生在中国》在拍摄之前就创作了剧本,并根据动物的实际表现不断修改、调整剧本,最终以雪豹达娃和她的两个孩子,大熊猫丫丫和她的女儿美美,金丝猴淘淘和他的家庭、朋友三组故事构成主线,丹顶鹤与藏羚羊的故事穿插其间,升华出某种哲理意味。

雪豹在人们的印象中是凶猛的捕食者,《我们诞生在中国》则塑造了一位为抚养孩子殚精竭虑的单身雪豹母亲达娃,展示她舐犊情深的一面,甚至最终为了给孩子觅食而牺牲,埋骨陌生的风雪中,深沉母爱让达娃的死带有某种悲壮感。同时,影片把猎捕所可能产生的血腥场面全部剪掉,保持了全片画面的清新唯美风格。

一向呆萌的大熊猫在《我们诞生在中国》中显示出其敏感细腻,当熊猫母亲丫丫目送着长大成人、准备独立生活的女儿美美一步步离开自己、走进竹林,丫丫的失落与不舍看起来和人类母亲并无多大分别。

金丝猴淘淘因为妹妹出生、自己不像以前那样受宠爱而离家出走、混迹江湖,经过多番风雨最终重返家庭,其间关于青春叛逆、关于血缘家庭的思考,与人类社会有着显然的共通性。

三种动物都在《我们诞生在中国》中展示出与平时人们印象中的形象不同的一面,颠覆了观众的某种刻板印象,观影的审美愉悦也在这个过程中得以加强。影片按照一年四季的时序展开叙述,三个核心故事交替出现,雪豹猎捕场面与猴子的顽皮戏耍相连,淘淘离家的孤独与大熊猫进食的萌态相接,影片叙事节奏的控制张弛有度,最终回归爱的主题。

《我们诞生在中国》对丹顶鹤意象化的镜头安排独具匠心。影片以丹顶鹤开始,周迅的旁白告诉观众,丹顶鹤在中国也被称为仙鹤,它的每一次飞翔都承载着一个逝去的灵魂。影片将要结束时,达娃的去世、丫丫再度做母亲等情节穿插着丹顶鹤飞翔的镜头,这样的蒙太奇使丹顶鹤与生命的轮回咏叹关联起来,丹顶鹤成为一种意象,带着几分哲理意味。雌性藏羚羊集体迁徙、生产后携子归来的故事,在整部影片叙事和意义传达上的作用,与丹顶鹤相似。五种动物的故事由此结合成一个有机整体。

作为一部极具纪录片气质的剧情片,《我们诞生在中国》的故事建构、情感表达和意义生成都兼具迪士尼和中国传统文化的双重基因,将它放在剧情片和纪录片两个不同的坐标系中观照,它的价值会被更充分地认识:作为一部剧情片,它用特殊而优秀的演员、真实而难得的素材和独特而精妙的编排完成了在市场上的差异化竞争;作为一部准纪录片,它比它的前辈《海洋》、《舌尖上的新年》等收获了更多的好评和票房,这或许意味着,观众的审美趣味正变得越来越多元,中国电影市场上小众类型片的春天正在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