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化名家 >> 当代名流 >> 戏曲

关灵凤

时间:2006-09-14    作者:张克    来源 :汴梁晚报    字体:        访问次数:
  
“祥符调”的早期传人

中国豫剧界有一句颇为流行的谚语:“‘祥符调’不用问,不是‘许门’是‘蒋门’。”由此可见,“许门”与“蒋门”便是豫剧“祥符调”中的中流砥柱与发源鼻祖啦。“蒋门”的发源地在开封东南四十五里朱仙镇一带,但因历经战乱动荡,人员流失离散,对后来“祥符调”的发展与影响远远逊色于开封黄河北岸清河集一带的“许家班”。早在清乾隆年间,以许家为馆主的“许家班”便在清河集一带形成初具规模的以唱豫剧“祥符调”为主的戏班子。到了清光绪年间,“许家班”由许家第三代传人许老六掌班,名声大噪,红极一时,成为当时豫剧“祥符调”的传播中心。后来,“许家班”进一步发展壮大,并且破除旧规,把“祥符调”的真传赋予了一个叫孙建德的男旦。孙建德不负众望,勤学苦练,终于成为豫剧近代史中有据可查的、具有典型意义的“祥符调”传人。到了民国年间,豫剧“祥符调”再次出现动荡与改革,先后出现了李剑云、时倩云、阎彩云、李瑞云、冯焕卿、聂良卿、林黛云等一系列造诣颇深的戏剧大师,并且破例让女演员登台献艺演旦角(以前豫剧“祥符调”都是男旦)。1926年,豫剧“祥符调”的后起之秀陈素真正式拜孙建德为师,从而又开始了“祥符调”新一个轮回的艺术攀登。陈素真细心琢磨,经过长时间的探索与实践,创建了豫剧“祥符调”的陈派艺术。陈派艺术很快打响,如日中天,迅速传遍全国各地。当时在戏剧之乡西安,我国著名的大戏剧家樊粹庭创办了一所赫赫有名的“狮吼”豫剧团,为了扩大剧团的影响,樊先生特邀陈素真加盟,使豫剧“祥符调”的陈派艺术在中国西部再次叫响。后来,陈素真又走出“狮吼”,自己创办了“豫光”剧团,独立扯起豫剧“祥符调”陈派艺术的大旗。“狮吼”豫剧团继续招兵买马,樊先生让人打着小旗在大街招人,想不到一个瘦弱的女孩子听说学戏管饭,就义无反顾地走进了“狮吼”豫剧团的大门。她就是后来震惊豫剧界的“祥符调”传人关灵凤。

关灵凤拜陈素真为师

关灵凤是满族人,属正黄旗,原籍在河北省南宫县,父亲是贫穷流动木匠。1932年,关灵凤出生在石家庄市一个贫民窟。“七七”事变后,关灵凤全家流亡乞讨至陕西省西安市。为饥寒所迫,年仅10岁的关灵凤进入“狮吼”豫剧团学戏。也许是天赋,也许是勤奋,在短短的3年里,天生丽质的关灵凤凭着自己独具风姿的艺术表演,一跃而成为“狮吼”豫剧团的主要演员。关灵凤有一副好嗓子,并且接受能力强,学戏3个月就在西安首次演出《秦雪梅吊孝》,连唱一个月嗓子不哑,而且愈唱愈好,被当地观众誉为“金嗓子钢喉关二凤”。当时关灵凤在家排行老二,许多人都叫她关二凤。樊粹庭先生看她演戏的灵性十足,便给她取名关灵凤。此后,关灵凤又主演了樊粹庭先生新编的大戏《寒江女》和传统戏《樊梨花征西》、《穆桂英挂帅》等许多戏,成为豫剧“祥符调”中一位年轻气盛、才华无量的新秀。樊粹庭看到关灵凤是豫剧界不可多得的一棵好苗,便亲自把她介绍到豫剧大师陈素真的门下,让关灵凤正式拜陈素真为师。当时的陈素真在整个中国豫剧界早已是大名鼎鼎、声震四方,被广大观众推崇为“豫剧大王”、“豫剧皇后”、“河南梅兰芳”。陈素真看了关灵凤的艺术表演之后,连连称赞,惊叹不已,不仅当即拍板愿意收徒,并且把关灵凤认为义女,倾心传授技艺。关灵凤在西安“狮吼”豫剧团学艺5年,从艺4年,后来正式转入陈素真创办的“豫光”剧团,协助义母演出,为义母配戏,得到义母的真传。

在豫剧“祥符调”的表演中,陈素真最拿手的便是《三上轿》。陈素真曾经公开这样说:“在我一生演出的剧目中,有一出对我的艺术创作影响比较大的戏,就是《三上轿》。”在河南农村许多地方都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卖了牲口押了套,要听狗妞(陈素真小名)《三上轿》。”可见当时这出戏在中国民众中的影响力是多么巨大。《三上轿》是描写贫家弱女只身报仇除暴的壮烈悲剧:崔金定的丈夫被恶霸毒死,公爹又身陷囹圄,逼亲花轿临门,她身怀利刃与婆母、幼子告别,分手的时候一气高唱了200多句戏词。这200多句戏词不是一般的叙事述景,而是崔氏上轿前的生死离别,并且200多句戏词要一气呵成,还要把高难度的“波颤音”、“含韵”、“三起腔”相继融会于唱腔之中,难度极大,非常不好掌握,用行话说是非常“吃工”的。陈素真深有感触地说:“从1932年起,我就开始唱此戏(指《三上轿》),经过反复琢磨,在表演和唱腔上曾做过改革,发展了‘祥符调’……后来在西安演出时,我把这出戏传授给她(指关灵凤)。”自那时开始,关灵凤就开始演《三上轿》。在这出难度非常大,且又典型具备“祥符调”的戏曲中,关灵凤除了继承发扬老师、义母陈素真的陈派风格外,又改革创新,大胆运用真假声的结合,在唱法上以情带声,富于韵味,形成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在这出戏中,关灵凤把豫剧“祥符调”中那些最难掌握的“波颤音”、“含韵”、“三起腔”、“用气共鸣”等方面都运用得恰到好处,流畅自然,从而达到了炉火纯青的艺术造诣。
  
关灵凤的坎坷人生

解放后,关灵凤获得了新生,于1952年应聘加盟开封市和平豫剧团(市豫剧团前身)。这时的关灵凤年仅19岁,如花似月,风华正茂……大河上下,江南江北,凡是豫剧所到之处,差不多都有关灵凤的“金嗓钢喉”在高唱……谁也想不到,恰恰在这个时候,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病将她击倒,使她的双眼迅速失明,百般医治无效,两眼仅剩微弱光感,伸手不辨五指,对面不识来人,生活不能自理……关灵凤一时陷入巨大的悲痛之中……业内外人士一致认为:这位豫剧“祥符调”中的佼佼者将永远告别舞台、告别观众!

关灵凤双目失明的消息传出后,整个豫剧界一片哗然:老师为她流泪,同行为她惋惜,观众为她呼喊……许许多多的普通百姓给她写信表示慰问,一个又一个医生为她求药开方,更有甚者要求将自己的一双好眼移植给关灵凤……社会的关注、人民的厚爱,曾使性格刚强的关灵凤泣不成声,一次又一次地流泪……她感动、她痛苦、她痛不欲生……她躺在床上,双手死死地抠住自己失明的双眼,不止一次地想了结此生……谁也不知道,谁也不相信,时间仅仅过去了半年多,关灵凤奇迹般地又“站”起来了,并且以惊人的毅力又走上了舞台。她看不见剧本上的字,就让别人一遍一遍地读给她听。每次演出前,她必须让人扶她到戏台上反复摸索上下场门、桌椅道具,认准位置,做到心中有数。凡是武打场面,她仗着幼时练就的扎实基本功,与开打对手反复排练,很少失手。排练重头戏的时候,上台需要迈几步、周围的人怎么调度、道具在什么地方,她都牢牢记住,演出时居然没有半点洒场漏水,不出任何差错。如果是一个不了解内情的观众坐在台下,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展现在眼前的那个扮演双阳公主时连打带唱、扮演白素贞时走爬虎翻乌龙绞柱的年轻演员,是一位双目失明的人!为了迎合喜欢“祥符调”的广大观众,关灵凤率领全团(后来她成为开封市豫剧团团长)在开封有着1700多座位的“大众剧场”,隆重上演“祥符调”陈派代表作《三上轿》,连演47场,场场爆满。

关灵凤超出常人的英勇壮举,感动了许许多多普通的百姓,也感动了她的恩师、义母——豫剧“祥符调”大师陈素真。陈素真屡经磨难,先后经受错划“右派”、中年痛失爱子、“文革”中备受精神与肉体上的摧残、嗓音失调等诸多打击,不得已过早地离开了舞台,但豫剧“祥符调”陈派艺术却早已深入人心。为了进一步发扬陈派艺术,陈素真在“牛棚”里脸贴脸地教关灵凤排戏,手把手地教她动作、身段……陈素真毫无保留地把“祥符调”陈派艺术的绝技,一点一滴地传授给她的爱徒、义女……1982年春,当改革开放的春风刚刚吹拂中国大地的时候,关灵凤率领着开封市豫剧团赴首都公演豫剧“祥符调”陈派代表作《三上轿》,一举震动京华。首都各大新闻媒体发表消息后,承担此次演出的长安大戏院一下子空前热闹起来,预先安排好的几场戏票很快兜售一空,许多没有买到票的人打电话、找门路、托熟人,非要亲眼看一看被誉为“豫剧中的‘苦菜花’”、“双目失明的‘陈派’传人”关灵凤的英姿……首都长安大戏院的帷幕终于拉开了,已经50岁的关灵凤走上舞台,宝刀不老,用她那仍然是“金嗓钢喉”的“祥符调”,气力充沛、响堂而又挂味地连唱200多句而游刃有余,博得了满堂喝彩,征服了台下数不清的首都观众……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关灵凤坎坷传奇的一生,给源远流长的豫剧“祥符调”又抹上一笔更加浓重、更加神秘的艺术色彩,同时也给她带来了众多令人刮目相看的辉煌声誉:中国唱片公司为关灵凤特别灌制了豫剧“祥符调”陈派艺术唱腔专辑;中央新闻电影制片厂派出15人的摄制组,专程来汴拍摄以关灵凤艺术生涯为主题的大型艺术纪录片《她,没有离开舞台》,并在海内外放映;中国戏剧家协会专门为关灵凤召开舞台艺术研讨会;关灵凤曾多次受到中央领导人刘少奇、周恩来、朱德、习仲勋的亲切接见;远隔重洋的美国、加拿大许多热爱豫剧“祥符调”陈派艺术的人士,不断向关灵凤索取音像资料;关灵凤的专题报导、画页、连环画现已收集有百余种……最近,关灵凤又被中共河南省委宣传部、河南省文联正式命名为河南省第一批民间文化杰出传承人!


上一篇:郭惠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