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化交流>>友谊传递

远方的笑容

时间:2013-05-12  作者:崔为工  来源 :大河网-河南日报  字体:        访问次数:

去年三月,受文化部的派遣,我率河南少林武僧团访问巴林和土耳其,参加在巴林王国首都举办的“麦纳麦——2012阿拉伯文化之都”活动。从风光旖旎、素有“海上花园”之称的中东海岸,到文明久远,横锁欧亚大陆的博斯布鲁斯海峡,处处感受到当地人民的淳朴、友好。他们的笑容,在我脑海中一一定格,随着时间的逝去,却愈发生动、鲜明、难忘……

第一个笑容,来自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

三月的春风里,我带领少林武僧团进入宏伟的苏丹蓝色清真寺,在水泉广场引起一阵小小的骚动。24名武僧英挺精壮,青亮的光头,一色的僧衣罗汉鞋,顿时吸引了各国游客的目光,他们纷纷聚拢过来,有的指点议论,有的尾随拍照。不经意间一瞥,我在人群中看见了她,一位阿拉伯少女。

一袭绿色裙袍,灰色上衣,绿色头巾半掩着面容,只露出一双美丽的明眸。步履轻盈,身姿曼妙,清新如一朵初开的栀子花。

她和同伴远远地站在人群后,看着我们的队伍,小声议论着什么。武僧们跟随参观人流,进入能容纳3500名礼拜者的大殿,在地毯上端坐,在回廊间流连,在巨大穹顶和枝形吊灯下徜徉,在熙熙攘攘的游客中,听着当地文化官员的介绍。这期间,她和同伴一直尾随着我们的队伍。

走下拜殿的台阶,年轻的武僧们开始摆出武术姿势拍照,绿袍少女突然走过来,轻声快语说着什么。翻译说,她想和一位武僧合影。合影?和哪一位?少女把手指向武僧团的外联主任蔡亮亮。

大家都会心一笑。蔡亮亮身着与众不同的褐黄色僧衣,不仅年秩稍长,武学深厚,长相更是英挺潇洒,儒雅沉稳,走到哪儿都十分惹眼。这姑娘真有眼光,一下就选中了我们队伍里最帅气的小伙!见我点头应允,她十分高兴。在打趣的笑声中,蔡亮亮落落大方地站到绿袍少女身边,少女也放下遮面的纱巾,露出俏丽的容颜。

快门咔嚓嚓一阵响,一霎间,少女脸上漾起两朵红晕,笑容是那样娇羞、甜美。我听说,当地社会教规严格,女性是不得随意接触外人的。是对中华文明的沉醉,是对少林功夫的热爱,或许是一位异国青年在春风里给她带来了幸福的憧憬,使她拿出勇气,让我们看到这样一个美丽的笑容?

我们都被这样的笑容深深打动。

第二个笑容,来自巴林的麦纳麦。

在那儿,我们遇到了赛义夫。他是海湾石油岛国——巴林王国文化中心的经理,长着典型的阿拉伯面孔,唇髭修剪整齐,条纹上衣和牛仔裤搭配有型,一双鹰隼般的眼睛炯炯有神。他不苟言笑,手势干练有力,把660座席的国家剧场和展览馆管理得井井有条。

自从武僧团来到国家剧场装台,赛义夫就跑前跑后,忙得不亦乐乎。我们和剧场工人费了老大的劲,把武僧团带来的舞台幕布挂上一看,下缘够不到台面,至少还有半米空隙!正式演出时间越来越近,这可怎么办?建议一个个提出,又一个个被否决。尽管麦纳麦的春夜颇有凉意,大家的额头都急出了细汗。只见赛义夫紧蹙的眉头突然一展,跑进后台,过了一会儿,他和两名工人抬着一只大道具箱回来,侧竖着一摆,正好把幕布下的高度填满。翻译告诉我:赛义夫已经计算好,后台有四只大道具箱,全部搬过来,难题就解决了。

众人喜出望外,都夸赛义夫足智多谋,纷纷要帮他腾道具箱。赛义夫说这几箱全是精密工具和仪器、配件,别人搬动他不放心,坚持自己动手。等到四只大道具箱摆好,赛义夫热汗满身,时间已近午夜了。我突然发现,这四只箱子颜色不一,两只黑,两只黄。时间已晚,加之人地生疏,我只能和武僧团领队释延龙师父商量第二天再想办法。

正在调校灯光,赛义夫突然跑过来,示意我跟他走。来舞台侧门往下一看,我心头猛地一热——麦纳麦河畔的路灯下,两只黄色道具箱倒扣在地,两名工人正在往上刷着刚买来的黑油漆!没想到赛义夫办事这么细心、周到!我竖起拇指连说:“OK。”

突然,我想起赛义夫说过当地人工费用高,剧场收入少,经营艰难,就让翻译告诉他,我们可以再增加一些费用。没想到赛义夫像受了侮辱似的连叫“NO”,拍拍自己胸脯,又向我比画着,反复说:“中国——巴林,朋友!”

我们双手紧握,一起笑起来。霎时间,我觉得长着鹰鼻的赛义夫,是最英俊的阿拉伯男人!

和普通人不同,巴林王国文化大臣谢赫梅的笑容像深海藏珠,难得一见。

谢赫梅大臣是巴林国王哈马德的堂妹,作为王室成员和文化大臣,她格外忙碌。中国艺术节闭幕演出当晚,突然传来消息:谢赫梅大臣到了!只见一位美丽的女性走进剧场,她身材高挑,穿织花黑纱裙礼服,气质雍容,优雅不凡,目光智慧而镇定。她彬彬有礼地跟熟人打招呼,微笑着向观众行注目礼,然后在中国驻巴林王国杨伟国大使和我中间就座。当听我介绍少林武僧团首场演出60分钟,赢得71次热烈掌声时,她惊讶而赞许地微笑,频频颌首。演出开始了,少林武僧们使出精湛武学,表演扣人心弦,不断引得满堂喝彩!谢赫梅大臣面带微笑,时而凝神观看,时而鼓掌,神情始终是那样优雅、雍容。

演出到“周身开棍”时,发生了一点意外:鸭蛋粗的白腊棍在运足硬气功的武僧头上断裂,木茬飞溅开来,有一段大些的砸到离观众席不远的地上,人群中传来压低的惊呼,一时间我的心揪紧了!只见谢赫梅大臣处变不惊,仍然从容微笑着,人们也慢慢定下神来。

演出结束,谢赫梅大臣走上舞台。她说:“感谢少林武术的精彩表演,将中国艺术节推向了高潮。”我邀请她方便时访问河南,来看看少林寺,她微笑着说:“谢谢,我很愿意。”

她的微笑优雅、睿智,散发着魅力。我不禁想,这笑容承载着理解、融洽、交流,在中华文化走向世界的时代,我们多么需要这样的笑容啊!

武僧团在国外访问的每一天,我们都会遇见不同的笑容,但是最开怀的,却是登机回国前,在安塔利亚一家快餐店里的经历。

安塔利亚是土耳其西南海岸美丽的海滨城市,在那里,少林武僧团的两场演出大获成功。行程的最后一天,下午三点,我们到位于拉尔拉大街的马尔马里斯快餐店吃午饭。

马尔马里斯快餐店地处十字街头,它供应的热狗面包和麦面薄饼卷烤肠,是这座城市闻名遐迩的美食。武僧们围着路边的几张餐台就座,等待用餐。在安塔利亚的演出,使少林武术名声大震,人们很快就发现了这支特殊的队伍,纷纷前来要求合影。餐馆领班是位瘦高个青年,浓眉大眼,留着帅气的发型。他得意地大声吆喝着,把红白相间的沿街遮阳帘都摇起来,让武僧们沐浴在爱琴海的海风和阳光里。

早已饥肠辘辘的小伙子们等主餐一上来,就开怀大吃。一位小团员把一碟泡辣椒端到我们餐桌上,那辣椒硕大饱满,油绿喜人。尝一下,辣度适中,肉厚味醇!我还以为是谁从国内带来的,一问,是这家餐馆为客人准备的。原来土耳其人也喜欢吃泡辣椒呀!

也许是这似曾相识的辣味勾起了乡思,武僧们纷纷抢着吃,不一会儿,每张餐台上都有了泡辣椒。一碟吃完了,又去柜台上要。突然,餐馆领班从后厨出来,提着一只方桶,用十分夸张的动作,逐一为每张餐台添加泡辣椒。他开怀地笑着,那笑容酣畅、忘情,一下就感染了所有人!武僧们也都笑了起来,有的还鼓起了掌。

午餐结束,全体团员登车,就要告别安塔利亚,离开土耳其了!大客车正要开动,突然餐馆领班跑过来,他手里提着那个食品桶,急切地说着什么。翻译说,餐馆领班要把这些泡辣椒送给武僧团,让大家带着在路上吃。车上腾起一片笑声,一位小团员接过食品桶说:“咱们要把这桶带回少林寺,永远记住土耳其人民的情意!”

汽车在笑声中开动,餐馆领班仍然开怀地笑着,直到走远了,还能看见他挥动的双臂。

一霎间,我想起9天来,在巴林和土耳其这两个亚洲国家,在不同的城市里,所见到的一个个不同的笑容:有的爽朗明快、有的含蓄典雅、有的热情似火……尽管文化不同、语言不通、肤色迥异,当地民众对中国文化的热爱,却时时让我们在遥远的异国心生暖意,如沐春风!这人人都能理解的笑容,传达了和平、理解、融洽的善意,寄托了全人类团结、发展的共同愿望!

遥远的亚细亚土地,美丽而迷人的巴林和土耳其,你们的笑容将永留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