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化交流>>活动聚焦

豫剧有必要去百老汇吗?

人人都有一个大师梦 每个大师梦又都连着强省梦强国梦
时间:2013-02-21  来源 :大河网-大河报  字体:        访问次数:

百老汇Studio 54剧院里的《程婴救孤》海报

观众围着演员合影

游客在时代广场上排队购买百老汇打折演出票

12年演了900多场,拿奖拿到手软的豫剧《程婴救孤》,因2013年春节期间登上美国百老汇的舞台,再次让已经审美疲劳的受众兴奋起来。

2013年2月15日,农历癸巳年正月初六,《程婴救孤》编剧陈涌泉、导演张平、主演李树建等50余人乘坐达美航空的航班踏上了赴美演出的旅程。他们的演出只有一场,地点在百老汇核心圈的第54街上一座相当大的剧院Studio 54,时间是当地的2月18日。

83年前的正月初一,36岁的梅兰芳为了扭转西方人误读中国人进戏园子是不体面的观念,筹备八年举债十万银元,愁眉不展地坐着一艘名为“加拿大皇后号”的客轮横渡太平洋来到美国。2月17日,也是中国春节期间,京剧大师梅兰芳在美国百老汇第49街举行了赴美的首场商业演出,演出剧目是《汾河湾》。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

百老汇是中国戏剧的心结

查询梅兰芳先生当年在美国百老汇的演出资料,你会发现美国文化对中国人的巨大影响并不是现在才有的。而随着时间的流逝,这段中国京剧文化曾经打动美国观众在美国戏剧界留下痕迹的佳话,也越来越被各种企图心神话着。

83年前的正月初一,36岁的梅兰芳为了扭转西方人误读中国人进戏园子是不体面的观念,筹备八年倾其所有举债十万银元,从上海坐着一艘名为“加拿大皇后号”的客轮横渡太平洋来到美国。

2月3日,当地一家华文报纸以《受5万人欢迎的梅兰芳来到美国》为题迎接他的到来。在百老汇演出前,心里没底儿的梅兰芳在华盛顿搞了一场类似于今天新闻发布会和拉票会的招待演出,剧目是红楼戏《晴雯撕扇》,第一场开始没多久就有好多人退场。

非常不幸,美国人根本不知道《红楼梦》,当时的百老汇也根本不知道梅兰芳,梅兰芳也不了解百老汇。幸运的是,这场招待演出让梅兰芳遇到了自己生命中的贵人——张彭春,一位既懂梅兰芳也深谙百老汇游戏规则、被美国人称为“皮西张”的华人。

张彭春对梅兰芳在美国的成功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2月17日,梅兰芳的首场演出在纽约第49街的戏院开锣了。首演剧目被张彭春改名为《一只鞋的故事》,一位叫杨秀的女士出场用英语介绍完剧情之后,忐忑的梅兰芳在台上亮相,腰身的美丽、手指的轻柔动人都是博物馆内很少见的雕刻,台下的观众似乎每人都随着马可·波罗到了北京,神魂无主……

当地时间2013年2月17日,记者在49街上试图找寻梅兰芳曾经留下的痕迹,才知梅先生演出过的那家位于百老汇49街的大剧院早已改作他用,瑟瑟寒风中,记者只看到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早早地在时代广场上排队购买百老汇打折演出票的长龙。

梅兰芳赴美一夜爆红在百老汇并没留下什么具体的痕迹,当时观看过梅兰芳演出的一位美国人至今仍珍藏着去看梅兰芳节目的一个宣传册。和豫剧《程婴救孤》在百老汇的宣传册一样,都是在中国印制,然后不远万里手拉肩扛地背过来的。

一个挥散不去的传说,但这段近似于神话的传说却是中国人心头绕不开的心结。文学终于“诺贝尔”了,电影也奔着“奥斯卡”呢,戏剧当然也必须“百老汇”了。

中国驻纽约总领事馆文化参赞孔晶告诉记者,每年的二三月份,是美国百老汇的演出旺季。近几年,国内很多国家级院团纷纷来百老汇试水,豫剧《程婴救孤》在百老汇演出的前一天,同时在百老汇演出的就有两场来自中国的演出,其中之一是刚刚在2013央视春晚上与席琳·迪翁合作过的宋祖英,她的个人演唱会地点在纽约城中曼哈顿的Radio City。这个音乐厅位于外百老汇,并非百老汇联盟内的40家剧院。

拿遍所有国内奖项的《程婴救孤》,和时任中国剧协副主席、河南省剧协主席的李树建的血液里同样涌动着“百老汇情结”。演出开始前,在后台化装的李树建用不无羡慕的口气,对身边接替国家一级演员田敏扮演公主的年轻演员张亚鸽说:“多好啊,刚上台就可以来百老汇演出,我今年51岁了,才来到这里,而且有可能会是最后一次。”

李树建的这种情结可能不被很多人理解。

豫剧到百老汇商演很不易

国内的演出团体要到美国百老汇来演出,就必须按百老汇的规矩来。

美亚文化交流集团是豫剧《程婴救孤》赴百老汇演出的邀请和主办方之一,其董事局主席唐玲告诉记者,《程婴救孤》申报在百老汇演出的过程很是曲折,整个手续办下来经历了5个关口。别看豫剧《程婴救孤》在国内拿了那么多有分量的大奖,但最终能申办下来得益于2010年获得的第十五届洛杉矶国际家庭电影节最佳外语戏曲片奖,美国人只认这个奖,其他的一无所知。所有手续走完离约定的演出时间只有13天了。与国内不同的是,在百老汇的演出绝对不允许赠票,否则一旦被发现将受到严厉的惩罚。

即便是在国内,一场戏曲演出全靠售票撑场子,要求戏迷们买票看戏,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要在一个对豫剧基本没有认知的陌生国度里,短短13天的宣传推广期,没有任何官方背景和资金的投入,仅依靠河南省豫剧院二团募集的来自民间的有限资金赞助,而且2月18日虽然是星期一,却是美国的总统日,法定休息时间,生活在曼哈顿城中的美国人很多都处于外出度假的归途中……没有赠票,观众全靠售票,空场了怎么办啊?!

为什么要选在2月18日,是为了有意与梅兰芳在百老汇首演的2月17日接近吗?

这只是记者的联想,生活中的巧合无处不在。

豫剧《程婴救孤》确定2013年春节在百老汇演出,是早在一年前就定下的,最初发出邀请的是洛杉矶美中同乡会的河南老乡们,而在实际运作中,我们的老乡热情有余而经验不足,于是委托美亚文化交流集团来执行这一项目。美亚集团此前是做电影节项目的,对戏剧演出是头次涉足。

豫剧《程婴救孤》赴百老汇演出历尽千难万险申报成功之后,又赶上了美国第66届托尼奖。这一奖项设立于1947年,是美国话剧和音乐剧的最高奖。66年来,托尼奖与百老汇的艺术声望、美学地位和票房收入一起,成为全球舞台艺术的焦点。每年参加托尼奖评选的剧目必须是在百老汇40家剧院上演的,一个剧的演出时间要在三个月以上、每场观众座席数还不得少于500座。托尼奖每年4月开评,每年的二三月份正是最后冲刺的阶段。

话说出去了,档期定下来了,各方因素限制只能抢到2月18日这天的演出档。这就是豫剧《程婴救孤》的命。

当地时间2月16日下午,刚刚经过近20个小时飞行到达纽约的河南省豫剧院二团的演员们,马不停蹄地在纽约皇后区法拉盛的金鹰日间活动中心举办了新闻发布会暨豫剧与美国戏剧研讨会。

纽约在线、洛杉矶新闻、华文报纸《世界日报》等随后都刊登了《程婴救孤》将在百老汇演出的消息。为了短时间拉升票房,顾不得倒时差,第二天一大早,居住在离纽约城车程一个半小时距离的新泽西州一处简易旅馆中的演职员又坐上大巴,赶往纽约法拉盛华人聚集区参加河南同乡会的活动。所有努力都希望能对18日的票房有所裨益。

在此之前,豫剧《程婴救孤》在百老汇演出的海报也刊登在纽约免费发放的报纸《METRO》上。

演出前一天,唐玲还告诉赴美演出团团长李树建,豫剧《程婴救孤》的门票已卖出600多张。演出开始前,坏消息传来,原本某公司预订的两三百张票,临时取消了。

豫剧走出去缺少有力的推手

很是完美的美国百老汇Studio 54剧院,此刻充满了遗憾。

这种场面是河南省豫剧院二团历次出国演出中所没有遇到的。豫剧首次来到美国百老汇的不适与沉闷,慢慢融化在老程婴高亢沧桑的唱腔中,剧院内时而寂静无声,时而掌声响起,观众随着剧情的发展而悲伤、而激动。

演出结束后,旅居美国的华人车先生上前紧紧握住程婴的扮演者李树建的手,激动地说:“真是太好了,太动人了,我是流着泪看完演出的。感谢你们给我们送来了这顿文化大餐 。中国的振兴离不开‘程婴救孤’的这种奉献精神。”一位叫卡洛儿的白人女士在接受采访时说:“我非常荣幸能看到中国的豫剧,故事很精彩、很感人,也很悲伤,通过字幕我读懂了故事情节,了解了戏剧本身所反映的正义的力量。”

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李保东大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这次河南豫剧在纽约的演出非常成功,唱腔和旋律都很优美, 我感到十分亲切。说明中原文化底蕴深厚,也反映了河南豫剧的强大实力,符合国家提出的建设文化强国的要求。我为中原文化走向世界感到骄傲和自豪,祝愿河南在改革开放和建设美丽中原的过程中取得更大成绩,并祝愿河南人民生活得更加美好。

豫剧终于来到了百老汇。虽然第一步走得如此艰辛。

观看演出前对豫剧还十分淡定的中国驻纽约总领事馆文化参赞孔晶,散场时在剧院拥挤的通道上兴奋地给豫剧支招:“豫剧《程婴救孤》故事讲得特别好,节奏也符合百老汇观众的审美情趣。只可惜这部剧推广的时间太短了,美国人根本不知道豫剧,如果能像其他在百老汇演出的剧目一样,有两到三个月的推广期,一定能很好地把豫剧介绍给美国观众。豫剧要走向世界,一定要找美国人合作。他们最了解这里的观众需要什么。”

83年前,踌躇满志的梅兰芳幸运地遇到了他生命中的贵人也是京剧的贵人——张彭春。梅兰芳是做了8年的充分准备而去的,在每周8场的紧张演出之余,梅兰芳不停地奔波于各种应酬交际之间,他结识了当时的美国“影坛三杰”——道格拉斯·范朋克、玛丽·璧克馥和卓别林,通过他们又结识了美国诸多的戏剧评论家,在他们笔下,梅兰芳的舞台形象被比作是欧洲文艺复兴古画中的作品,惊鸿一瞥。

“东方是东方,西方是西方,这对孪生子从未相遇过,但现在他们相遇了,这一情况体现在梅兰芳的身上。”

“在美国,每几年里必定有一个夺冠军的人,包括政界、工商界、学术界在内,这是一个最引人注目的人,这一次夺冠军的这个人一定就是梅兰芳无疑。”

这种评价使1930年2月的纽约各大媒体掀起一股中国京剧热,即使一向对戏剧评论常保持沉默的《纽约时报》也给予了很好的评价。

豫剧还在等待生命中的贵人。一个剧种、一国文化能否真正影响世界,除了机遇和贵人,终究还是要靠一个地区、一个国家的经济实力说话。强大的河南、强大的中国,才是中原文化和中华文明走向世界最有力的推手和贵人。

李树建与他的同道中人,还没有从将豫剧传递给世界的梦想中醒来。2月20日,豫剧《程婴救孤》主创为洛杉矶MARYMOUT大学的戏剧表演班授课,讲述“中国豫剧表演艺术”。2月22日,豫剧《程婴救孤》还将在洛杉矶著名的华纳大剧院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