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图片>>老照片

艮岳·贡院·周贯一

——开封风雅一隅(之二)
时间:2017-01-06  作者:鲁枢元  来源 :大河网-河南日报  字体:        访问次数:

相国寺里的艮岳遗石

贡院执事房

河南贡院

位于开封城东北隅的艮岳,原是风雅皇帝宋徽宗一手督办的一座著名宫苑,公元1122年竣工,别称“华阳宫”。“艮”,在《周易》中的卦象为“山”,卦位为“东北”。宫苑占地七百五十亩,相当于河南大学整个明纶校区的面积,苑中堆有南北二山,连绵起伏,丁嶂梅岭,奇石林立;更掘雁池、凤池,飞瀑如练,曲水环流;广植珍木异卉,蓊郁葱茏,奇兽稀禽,出没其间;楼阁台榭,极尽奢华;丽姬娇娃,前后奉迎。若是单从园林美学的角度看,这座皇家宫苑可以说是品位高雅,风格独具,巧夺天工而又自然成趣。若是从社会政治经济意义看,实乃劳役百姓、耗竭国库、独奉一人的荒唐行径。小说《水浒传》中就写了一位因营造艮岳由江南押运“花石纲”而失职倒霉的下层军官杨志,一般民众所受荼毒更不在话下。艮岳建成不久,即遭遇金兵南侵,京城陷落,这座皇家宫苑遂被洗劫一空。大宋皇帝父子俩一同被俘往北国,受尽凌辱,横死金营。故此,艮岳虽美轮美奂,却成了腐恶政治的表征,在后人的口碑上成了一篇负面教材。《汴京遗迹志》的作者李濂写有《艮岳怀古二首》,第一首吊古抚今,情真意切,堪称佳作:“宋帝平川起碧山,绮甍瑶台彩云间。只矜花石来江舰,讵料金兵入汉关。北狩竟随双雁去,中原无复二龙还。伤心一掬青城泪,洒向遗宫草树斑。”

史载艮岳的具体位置在东京的景龙门以东,东华门以北,景龙江以南,封丘门以西。对照宋代地图,参照铁塔、相国寺这些北宋时代遗留的“地标”,艮岳的位置大体在如今开封市的铁塔西街省医药学校、河南大学附中、豆芽街及河南大学西半部校园一带。“遗宫”的痕迹已荡然无存,只剩下当年从江南、江北运来的一些“太湖石”、“灵璧石”散落各地。其中有一块如今被供养在相国寺里,供中外游人凭吊。

再就是贡院。开封城东北隅的这座贡院属于省级的,始建于明代,最终还是被崇祯十五年一场大水彻底淹掉,随着明王朝的覆灭,明代的贡院亦毁于一旦。清朝定鼎北京后,在明代周王府旧址新建河南贡院,即现今的龙亭公园一带。多年过后,由于此贡院遭周围水泽浸泡难以为继,遂于雍正九年(1731年)在城的东北隅上方寺南边建一座新的贡院。此处乃开封城内最高的地段。开封城多次被黄河水淹没,当整个城池沦为泽国时,位居城东北的“士市子街”(即后来的南北土街,如今已改为解放路中段)水深且不过膝,而铁塔所在的上方寺一带竟还是一片陆地。这座贡院规模宏大,最盛时有号舍11866间,另有各管理部门的执事人员办公室近80间。

1901年初冬,庚子事变一年后,渐渐尘埃落定,慈禧与光绪由西安返北京中途驻跸开封,在开封住了32天。浩劫过后的老太婆又恢复了作威作福的常态。据开封志书记载,开封行宫御膳的掌勺大厨师为陈永祥(1860—1938),席间除宫廷的传统菜肴外,陈师傅又推出了诸多开封地方风味,其中有“绿翠面筋”、“椒盐金菊”、“琥珀红果”、“鲤鱼焙面”等等。此行让皇上、皇太后对开封留下良好的印象,回京后,由于北京的顺天贡院遭八国联军的严重破坏,接下来的乡试、会试只有在别处举办,开封贡院就成了最优选择。据相关文字记载:在清朝举行的112次会试和顺天乡试中,各有两次不在京城的顺天贡院举行,而是在开封的河南贡院举行的,这在清代科举制度史上是仅有的两次。更重要的是这两次考试废除了八股文,不再全以“五经四书”为根据出试题,开封贡院成为清代科举试题改革的发祥地。

科举制度废除不到8年,民国取代大清,在开封贡院的基础上一所新型的现代大学诞生,即1912年由林伯襄为校长的“河南留学欧美预备学校”正式成立,经百年沿革,成为如今的“河南大学”。河大校内至今还存有两通重建贡院的石碑和一座中西合璧的贡院执事楼。

我是在晚清癸卯会试的60年之后,来到会试的开封贡院旧址参加另一种“会试”的,即1963年的高考。记得考场设在当时河大的601阶梯教室,教室很大,但桌椅狭窄,感到十分的局促。其中作文的考试题是“唱国际歌时所想起的”,不少考生慌张之中误写成“唱国歌”而名落孙山。我则侥幸地唱着《国际歌》“中举”,走进了“知识分子”的行列。

在十二祖庙街,倒是曾经真的住过一位前清举人周老太爷。我出生前,周老太爷已经去世,他的儿媳老周奶奶就住在我们院子的东屋。小时候,这院子里最亲我疼我的,就是这位老周奶奶。周太爷是位大学问家,不说别的,看看他为我的两位姑姑起的名字就可以窥其一二:“鲁若珠”、“鲁若玉”。拉黄包车家的丫头能够获得如此雅致的名字,全是周太爷的恩赐!太爷又是一位道学家,讲究以“孝”治家。老周奶奶娘家姓方,太爷便为她取名“周方孝”,好让她念念不忘恪尽孝道。更重要的,周老太爷还是一位书法家,儿时就常听人讲起:相国寺内“大雄宝殿”的匾额就出自太爷的手笔。开始我还以为是传闻,后来看了开封地方志白纸黑字的记述,方知此言不虚:周贯一,原名汝恂,后以字行。咸丰三年出生于祥符县,逝世于民国三十二年,其家曾住开封城内十二祖庙街路北。举人出身,光绪年间曾任安阳县教授,擅长书法,魏碑尤佳。1922年冯玉祥任河南省督军时,时常邀请周贯一来督军署切磋书艺,冯玉祥的一手魏碑体,得益于周举人甚多。周太爷活了91岁,他的死也在这条小街留下故事。我就不止一次听父亲讲过,久病不起的太爷到门外晒太阳时不见了踪影。第二天,有人报信说,河南大学北城墙下发现一个衣冠楚楚的老先生躺在草丛里。等我父亲陪周奶奶过去时,太爷早已断气。大家始终弄不明白,太爷为什么要死在那里。

儿时,我在周奶奶家的堂屋曾见过周太爷的遗像,是碳粉画像,一个模样有些像齐白石的白胡子老头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