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河南原创 >> 媒体报道

在正史和传奇的幽谷中游走

@——读李靖天长篇小说《永泰公主》有感
时间:2009-02-05    作者:郝树声    字体:        访问次数:

  

我还无缘与 李靖天先生相识,却从他的长篇小说《永泰公主》中解读了这位生命如金的作家。《永泰公主》一书的装帧装帧精美,具有空灵大气的效果。靖天先生是河南登封人,那是一个佛的圣地、武的圣地,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传说。他能从“天生石佛在嵩山”这样一个小小的故事里,生发出《永泰公主》这么一部50 万字的鸿篇巨制,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凸现了靖天先生的才华横溢,知识广博,思维活跃,文笔优美。作为他未曾谋面的文友,本人的能力有限,不可能给他以阳光,也试图通过这一篇评论文章,赠给他一抹淡淡的月色。

《永泰公主》这部书,通过登封少室山中的一个石佛演绎出来的故事,生动地展现了北魏末年那段鲜为人知的历史,塑造了胡皇后、永泰公主等一批鲜活的艺术形象,再现了以佛教立国的北魏文化。作者娓娓道来,通过跌宕起伏的情节描写,向读者讲述了一个大故事。在北魏风雨飘摇的年代里,宫廷里和社会上,发生了一系列惊心动魄的巨变。在那段短暂的时光中,各色人等粉墨登场,相互交融。有王公贵族的生死拼杀,巧取豪夺;有历史名人的大智大勇,救民水火;有劳苦大众的真诚善良,敢爱敢恨。作者用脉络分明的线索,生动流畅的笔触,鞭笞了人性中丑恶倾压的一面,颂扬了人性中美丽善良的一面,透露出作者对人性理想追求的光芒。同时,含而不露地宣传了中岳嵩山的风貌,一揽天下,美哉壮哉。总之,掩卷细思,留下了无穷的余味和暇想。

作者很有丰富的想象力。可以认为,在中华五千年中,北魏王朝并不占多大位置,留下的史料也很贫乏。一个小小的传奇故事,也可能多种版本并存,讹误不少。在这种状态下,作者肯定吃尽了苦头,在正史和传奇的幽谷中游走、徘徊,冥思苦想,对那些几近被淹没的历史事件和传奇人物展开追踪,搜寻它们的蛛丝马迹,分析它们之间的内存联系,把散乱得不成样子的珍珠串连在一起,重新构思人物和事物的框架结构,搭建起一个庞大的艺术体系。小说毕竟是小说,不应当用史学家的眼光来看待它有无史料价值。但在搭建艺术平台时,又必须建筑在与当时状况相吻合的历史事件与人物活动的基础之上,真实的素材和虚构的成分搭配起来,才能构成完整的故事。我常常想,凡是写历史体裁的作家们,当然不可能有什么生活基础,他们无一不是凭借丰富的想象力,通过对历史现状的分析,对不变人性的综合,也许还有对当代社会的感悟,再加上作者的艺术功力,才能铺陈出一部锦绣文章。

我所佩服靖天先生的,正是这一点。那么稀缺的历史资源的故事情节,竟然被作者熏染得波澜壮阔。虽说是小说,我仍然从中读到了北魏末年的历史。而且这段历史用小说的手法写出来,更加鲜活,好懂,易记。作者把人们的思绪拉到了公元514 年,即北魏宣武帝延昌三年,书中的主要人物胡皇后、建安公主(即永泰公主),还有其他人物宣武帝、高皇后和建德公主,武将于忠、大臣崔光、宦官刘腾,摄政王高阳王、汝南王以及麒麟王元怿,另有名垂青史的大文豪温子升、农学家贾思勰、地理学家郦道元,以及塑造出来的小人物宋三郎、萍儿等,主要人物就是那么站出来了,站起来了,栩栩如生,真实可信。不管他们的言谈举动多么地与历史真实不符,但这就是作者构想出来的北魏王朝,是我们通过作者的匠心独运,所能了解到的北魏王朝,远远要比在瀚若晨星的史料中所得到的印象深刻。“四大名著”教给人们的历史知识,要比正史读本中给人们的教益更多。作家二月河先生写出的“落霞三部曲”,就比我们从历史教科书中学到的清史,更让人记忆犹新。所以,我们不要责怪小说家们写出来的历史,很难体现所有的历史真实,但它只要不是戏说成分太浓,仍然让人具有受到震撼的力量。许多孩子长大成人,非专业人员所能掌握到的历史知识,往往就是从小说中读出来的。这就是历史体裁小说的重大作用,靖天先生确实做到了这一点。

再说,靖天先生确实敢写、能写。他的文笔顺畅,如同行云流水,刻划人物,叙事状物,传神到位。他从嵩山脚下的阳城县令准备迎接皇后娘娘驾临写起,却不料瞎眼老人告状寻孙女,缠着了这位趋炎附势的贪官。接着,当这个县令与并不是皇后而是皇妃的胡充华相见后,又不料饥民抢粮,轩辕惊变,一上来就紧扣人们心弦,让人不读不足为快。到了这时,引出了本书的主人公永泰公主,一个幼稚任性、率真无比,活泼可爱的小公主,她在嵩山脚下嬉闹顽皮时,碰到了另外的主人公宋三郎、自卖自身的萍儿和他们的祖父民间义士宋义山。凤落民间,故事就此展开。公主受惊生病,宋义山和宋三郎不计前嫌,到深山里采药,在猛虎出现的紧急情况下,出现一位世外高人,救了宋三郎的性命,并且赠以奇药,山野之人从此与宫廷有了瓜葛,从而演绎出一个凄美的传奇故事。而后,皇帝驾崩,宫廷里斗争腥风血雨,主人公胡充华胡太妃,面临着根据祖制,要与皇帝殉葬的悲惨命运,在紧急关头,胡充华表现了一个美丽聪明女人的大智大勇,利用矛盾,解决矛盾,与宦官刘腾和大将于忠联手,从昏庸的摄政王高阳王、汝南王那里,保全了自己的身家性命,夺到了统治权。在这一过程中,胡充华不惜以牺牲自己女儿建安公主为代价,让六岁的女儿戴发修行,后来演变成为永泰公主。宫廷斗争使胡充华逐步坚忍起来,走上了一条武则天、吕后、慈禧太后同样的道路,在人生的征途和政权的厮杀中,凶残歹毒,杀人如麻,踏着斑斑血迹,巩固自己已经攫取的地位。在操纵政权的过程中,胡充华以色相勾引摄政王爷,牢牢掌握生杀大权;从严控制贵为皇帝的儿子,丝毫不顾念亲情;拿有了忠贞爱情的女儿作为筹码,实施与敌国和亲的策略,后因两国交恶而作罢。小小年纪的永泰公主,在与宋三郎的爱情道路上,艰难曲折,因为连年战争而劳燕分飞,最终成为无花之果,留下了一曲传唱千年的长恨悲歌。

作者的艺术功力,体现在他把这一系列故事写得活灵活现。作者把文章的框架拉得很宽阔,很丰厚,很充实。他设置了许多场景,让人物在其中游刃有余,他通过对人物的心理活动、对话和形体动作的描写,让人们如临其景,如见其人。最让人感到印象深刻的人物形象,就是那个胡充华胡太后。这个女人是中国版的“埃及艳后”,她的所作所为,丝毫不让人感到穿凿,而是顺理成章,完整而又丰满。她从一个争宠的贵妃娘娘,因为容貌光彩照人,曾经集皇帝的万千宠爱于一身,欺凌皇后,专横拔扈,不可一世;到了皇帝死后,她马上成了一个任人宰割的弱小女子,时刻面临生命危险;她情急生智,勾结内宦外官,杀出了一条血路,又在治理国家中发挥了聪明才干,稳定了政局,成为垂帘听政的英明之主;但她也在无尽的权力争斗中,不得不铤而走险,宠络人心,征服男人,并且排除异己,残害无辜毒杀已经没有还手之力的情敌、政敌高太后和女儿建德公主,以至于被自己的亲生女儿永泰公主痛骂为“恶太后”。我们对这个人物,若站在永泰公主的立场上,可能会厌恶她。但从客观上讲,也可以从靖天先生的行文的字里行间,又不得不谅解她的所作所为。因为,一个女人在征服男人时,可能不需要那么艰难,但要征服世界时,就不得不付出十分惨重的代价。女人天生就是弱者,要变成一个强者,是极其困难的。你能够责怪她什么?是贪婪?残暴?还是无助?挣扎?可能作者的意图是倾向于前者,但他并没有显山露水地公开抨击这一女人,而是把她的所有变态行为和过程,一一地展现出来,让读者自己去评判。

作者的立意主要是写永泰公主,但“茯苓霜带出玫瑰露”,把胡太后写得尤为突出。当然,在塑造永泰公主方面,作者也煞费苦心。他首先写了公主在嵩山玩耍的情景,一开始公主与放牛娃宋三郎以及萍儿并不能走到一起,他们之间的差距太大了,大得不着边际。正是公主纯朴善良的天性使然,还有政局突变的客观存在,才有了他们产生爱情的基础。永泰公主大山放牧,戏订终身,朝堂救母,忍痛修行,与和亲的敌国公主相互认识、同情,出于保护情郎及其家人的大义,而同意舍身和亲,然后把敌国送来的胭脂倾倒路上,衣物发放给贫民,黄金白银捐献给前方将士,与高太后母女长期在一起生活,一往情深,对自己亲生母亲残忍地杀害她们愤怒痛斥,在空门邂逅情郎,痴心相许,最终化为泡影,到凤凰涅槃……这一切都令人唏嘘不已,为之扼腕叹息。至此作者才对读者交上了一个圆满的篇章。作者实在了不起,读着他的文字,一点也不感到生涩,而是饶有兴味。

如果说一点“但是”以后的话,这部大著作还是具有白璧微暇的。挑出来并不太多,比如本书的主角似乎应当是胡充华贵妃、太妃、太后,而不是永泰公主。因为在整部书中,主要人物永泰公主的着墨实在太少,主要是写胡太后的斗争史,尤其是在前边的多半部,很少出现永泰公主的影子。同时,永泰公主在五、六岁年纪大闹朝堂,八、九岁时说出的许多大义凛然的话语,有点令人难以置信。还有一些诸如民告官的情节、对话,都有些匪夷所思,不太合乎常理。还有胡太后开始叫作胡充华,后来找不到任何交代,突然变成了胡吟兰,让人摸不着头脑。这些毛病,除了似乎文不对题是一硬伤之外,无伤大雅。

靖天先生,有才不用不如无。诚望您继续加餐努力,为读者多写几部著作,给中国乃至世界文学的宝库积累财富。

 

 20061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