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河南戏剧>>动态
而今又见《梵王宫》

吴素真:青春在豫剧舞台绽放

时间:2017-02-15  作者:罗 云  来源 :中国文化报  字体:        访问次数:

优秀青年豫剧演员吴素真在《梵王宫》中饰演女主角耶律含嫣,其美轮美奂、独具特色的表演征服了观众及戏曲领域里的专家学者。

豫剧大师陈素真创立的豫剧陈派艺术,唱腔迤逦跌宕,表演载歌载舞,舞姿身段曼妙婀娜,享誉戏曲舞台,被很多观众称为“豫剧里的昆曲”。陈派的《拾玉镯》《柜中缘》《梵王宫》《善宝庄》等剧目因表演难度较高,在豫剧舞台上久未上演,有的剧目濒临失传。近两年,笔者曾有幸多次观看河南豫剧院青年团优秀青年演员、豫剧陈派再传弟子吴素真演出《拾玉镯》《宇宙锋》《白蛇传》,今年初始又欣赏到河南省扶持艺术发展专项资金项目、吴素真领衔主演的陈派名剧《梵王宫》及《吴素真折子戏专场》,两场演出引发了轰动效应,专家、同行、观众等好评如潮。

《梵王宫》是豫剧陈派的经典花旦戏,由陈素真1937年创演,讲述的是元代洛阳万户侯耶律寿之妹耶律含嫣与英雄花云之间的爱情故事。其剧本的叙事方式和情节安排是双线结构,即耶律寿横行霸道,逼债逼婚;耶律含嫣对花云情有独钟,思念非常。双线在交叉进行中,兄妹之间形成善与恶、美与丑的人性对比。

早在上世纪80年代,笔者曾观看陈素真大师和她的亲授爱徒郭美金上演的《梵王宫》,与当下著名豫剧表演艺术家牛淑贤传授吴素真演出的《梵王宫》相比,在戏路大致相同的基础上,后者减少了场次,增加了“拜香”的群众场面和“打街”的武打动作。演出中,在恩师牛淑贤的精心培育和指导下,吴素真不但继承了陈派艺术的神韵,而且吸收京剧、昆曲艺术的养分,融会贯通,做了与时俱进的变化和创造。吴素真在《宇宙锋》中饰演了悲情浓烈的大青衣,而《梵王宫》的耶律含嫣是以正宗花旦行当应工,她把一个有着喜剧色彩的贵族闺秀演绎得纯情真挚、美轮美奂、鲜活可感。

吴素真饰演的耶律含嫣感于内而行于外,人物纯洁朴实,涌动着一股清新、自然、纯真、优雅的情感。吴素真的表演有着诗性品格,别具一种文化意蕴,既得牛淑贤的身形,又得京剧程派翘楚张火丁的身韵;既有古典风范,又有现代美感,真美兼备,美不胜收。无论是“思云”一场中对花云的思念幻觉、“洞房”一场中见到花云欣喜若狂,还是在“梳妆”一场中为迎接花云的到来,手忙脚乱、急不可待的盼望之情,吴素真表演得细腻真切、巧俏妩媚,她将陈素真的“巧穿衣”“甩大辫”“舞扇子”等绝技完美地再现于舞台。

同时,吴素真纯净明亮的嗓音上下通透,行腔酣畅自如、游刃有余,既保持了陈派别具一格的唱腔特色,又渗透出时代的声韵,把陈派格高韵远的唱腔艺术发挥得淋漓尽致。

此外,吴素真的表演非常注重艺术对比,唱念做表都有着很强的把控能力,在高与低、强与弱、快与慢、抑与扬、起与伏、刚与柔的艺术对比中,适度节制,收放不失控。能处理好收放中的辩证关系,这是演员走向成熟的重要标志。 美中不足的是,“思云”一场中,吴素真的哑剧表演虽细致却有重复之感,造成节奏拖沓。“洞房”一场,吴素真饰演的耶律含嫣与朝思暮想的花云终于相见,其表演的层次感还不够精准,也没有找到情绪表达的定位。在今后的加工排演中,在保证经典剧目精髓的基础上,这些存在的问题有待进一步打磨、提高。

综观吴素真在《梵王宫》中的表演艺术,歌之魂魄、舞之形神,“酌奇而不失其真,玩华而不坠其实”。她在舞台上的一招一式、一举一动,中规中矩,加之得心应手的哑剧表演,非但没有脱离戏曲程式规范,反而给人一种与人物浑然一体、水到渠成的感觉。这既是陈素真巧夺天工的艺术创造,也是牛淑贤苦心孤诣传承的结果,更是吴素真不断修炼、拼搏进取所达到的艺术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