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河南戏剧>>动态

吴祖光、新凤霞与河南

时间:2017-01-13  作者:罗云  来源 :河南文化网  字体:        访问次数:
吴祖光与新凤霞
新凤霞在《花为媒》中饰张五可
前排左起:吴祖光、新凤霞、申凤梅,后排左起:冯波、罗云、陈静
吴祖光题款的新凤霞画作
 
我在青年时代曾看过两部戏曲电影,《梅兰芳的舞台艺术》和程砚秋主演的《荒山泪》,导演是神童剧作家吴祖光先生,至今记忆犹新。越调艺术大师申凤梅当年上演的《牛郎织女》,就是他编写的戏曲剧本。后来,我陆续观看了中国评剧院新凤霞主演的《花为媒》,北京京剧团王玉珍主演的《三打陶三春》。我在上海戏剧学院导演进修班学习期间,还观看了上海青年话剧团演出的《闯江湖》。尤其是到北京观看中国青艺演出的话剧《风雪夜归人》,印象极为深刻。这些大作都出自吴祖光先生之手,在他的笔下主人都表现出对自己命运的思考,对光明的追求,对黑暗的抗争。其剧作具有深厚的民族气质,符合民族的审美习惯,为人民喜闻乐见。作家创作的话剧《风雪夜归人》,带着深厚而朴素的感情,同情被侮辱与被损害的艺人魏莲生和姨太太玉春。通过人物不同的经历,命运、遭遇和人生道路,揭示人应该怎么活着,触及生命意义的问题。《风雪夜归人》给予张奇虹导演艺术想象空间的灵感所做的舞台艺术处理,对我很有启发。她追求的是戏曲的表现和斯氏真挚的内心体验相结合的艺术创作方法,设计了一条长白围巾作为全剧一个富有情感化的物件,让它贯串全剧始终。白围巾在昏暗的天地间飘动起舞,玉春在追逐之中,象征着她与魏莲生的忠贞爱情,白围巾象征是一条纯真爱情的引线,把两个人物在磨难中能够真正认识人生,为个性解放追求爱情,反抗黑暗强势,理想化的反映出来。

观看演出后的第二天,我就直接到该剧导演张奇虹家访问。张导热情接待我,认真的介绍了吴祖光先生创作《风雪夜归人》的经历和她对剧本的舞台艺术诠释。她说:“《风雪夜归人》写于1942年,是吴祖光20几岁创作的。那时的吴先生风华正茂,充满热情。取材于当年他结交的朋友名角刘盛莲的事迹,刘在台上唱戏很受欢迎,但有一次走在街上却遭到一群孩子的辱骂。刘盛莲当时就哭了。吴祖光看到这种情景,内心久久不能平静。由此可以看出作者当时是含着很深的爱与恨写出了这部作品。剧中流露出作者当有的创作风貌,纯真稚洁的心灵和对人生质朴的理想。该剧奠定了吴祖光作为中国大剧作家的地位。该剧于1943年由中华剧艺社在重庆首演。导演是贺孟斧,主演是项堃与路曦。演出轰动了山城,周恩来总理连看三次。但这个戏在演13场后就被国民党当局以‘诲淫诲盗’的莫须有罪名禁演。今天我执导《风雪夜归人》就是要把这个极富艺术生命力的灿烂明珠展现在当今舞台上。”学问,学问,问中学习,获益匪浅。

后来,我进一步了解到吴祖光在20岁时写出第一部处女作话剧《凤凰城》,是反映抗日义勇军领袖苗可秀壮烈牺牲的故事,一举成名。由此一发而不可收,他连续写出《正气歌》、《牛郎织女》、《林冲夜奔》、《少年游》、《嫦娥奔月》、《凤求凰》、《踏遍青山》、《桃花洲》,改编《武则天》、《三关排宴》、《三打陶三春》、《花为媒》等,有话剧、戏曲、歌剧、儿童剧;有历史剧,古装戏,现代戏。他还转向电影,导演了几部故事片。因他说了几句真话而被打成右派,文革期间被下放到北大荒劳动改造,从身体上到精神上都受到摧残。四人帮粉碎后,蔑视权贵的《三打陶三春》成为当时的流行剧目,北京京剧院连演300余场,全国几十个剧团争相搬演。开封市豫剧团孙映雪也上演了该剧,引起轰动。吴祖光生生不朽的经典之作评剧《花为媒》拍成戏曲电影,唱响大江南北,誉满华夏。他为中国话剧和中国戏曲做出了卓越贡献,因此也成为当代影响最大,最著名,最具传奇色彩的人物。

时逢1982年初春,河南省越调剧团到北京上演由我执导马少波先生的《明镜记》,在首都广和剧场首场演出,吴祖光生生和众多专家涖临观看。事后我陪同申凤梅、陈静、冯波到吴先生家登门拜访,才与先生和新凤霞老师相识幸会。吴先生热情随和,平易近人,谈吐爽快,只有大家的气质而没有大家的气势,很有亲和力。借此良机,我怀着敬仰的心情向他请教。他脱口而出:“我看到你们演出的《明镜记》很受感动,我是个戏油子,看什么样的戏从不流泪,凤梅演的李世民向魏征一跪,我真的流泪啦。”他看了看申凤梅,笑着说:“你演的真好,很有激情,不愧是马连良先生的高徒。李世民18岁从征战是位马上皇帝,他开创的贞观盛世离不开谏臣魏征。李世民‘以史为镜可知兴替,以铜为镜可整衣冠,以人为镜可明得失’的三镜精神,很有现实意义。”申凤梅老师感谢他的鼓励。当我说道吴先生写的很多戏都能在舞台上盛演不衰,观众都很爱看时,他接着说:“戏是情感的表达,写戏要有真情实感,不但要有强烈的戏剧性,而且还要有耐人寻味的趣味性。而演员演戏不但要有高度的技巧,更要有真挚的感情色彩。只有感动了观众,观众才喜爱你。《明镜记》的成功演出,不正是这个道理吗?”吴祖光先生所谈,道出了戏曲艺术的真谛。坐在轮椅上的新凤霞老师接着说:“祖光看戏后回来对我说,戏演的真好,剧场效果很强烈,祝贺你们演出成功。”吴先生还取出几本剧照影集让我们欣赏,并介绍每一部戏的演员创造的人物形象。当我们问起新凤霞老师的身体状况时,吴先生说:“凤霞是个闲不住的人,她不能上台演戏,就在家伏案著书,笔耕不辍。我从她的精神上也得到很大的安慰。”出身贫寒的新凤霞,8岁学唱京剧,后改唱评剧,与吴祖光结婚后受其影响,阅读文学书籍,还拜大画家齐白石为师学习绘画。

在练声方面得到歌唱家盛家伦的指点,表演方面又受到大导演张骏祥、夏淳、胡沙的指教。她与音乐家马可以及音乐工作者张其祥、贺飞、徐文华长期合作创造新腔,为评剧女腔的发展贡献卓著。30多年来她在《刘巧儿》、《祥林嫂》、《金少江畔》、《花为媒》、《杨三姐告状》剧中创造的刘巧儿、祥林嫂、珠玛、张五可、杨三姐、银屏公主等古代和现代妇女形象,栩栩如生活在观众心中。遗憾的是,由于受四人帮的迫害,身体至残,难以行走,只有依靠轮椅生活。但她身残志不残,以顽强的毅力和坚忍不拔的精神,克服常人不可想象的困难,辛勤耕耘、创作出版《新凤霞回忆文丛》四卷和《舞台上下》等400万字的文学著作,还在北京中国军事博物馆举办了个人画展。吴祖光与新凤霞相知相爱,相濡以沫,这对患难夫妻用自己的生命创造的艺术丰碑,无不令人感慨至深,高山仰止。

常言道“博闻通识”,在与两位艺术大家的短短接触中,所见所闻弥足珍贵让我受惠终生。临别时,我们拿出宝册承请新凤霞老师题写书画留念。

申凤梅老师还盛情邀请新凤霞老师在方便时看她的诸葛亮戏。新凤霞老师欣然应允,并届时光临剧场。我在剧场大门迎接推着轮椅把新凤霞老师送到座位处,此时场内不少观众为之鼓掌。演出结束新凤霞老师又坐着轮椅绕道上台与申老师握手祝贺,那种亲切和友情溢于言表。同时与观看演出的京剧表演家张君秋先生,中国剧协书记赵寻先生一道合影留念。时至今日每当我取出宝册欣赏新凤霞老师为我画的花卉,吴祖光先生题的词,感慨万千。虽然两位大艺术家都已作古,但永远活在我们心中。其艺术成就和高贵精神永远激励着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