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河南戏剧>>越调

越调元曲

时间:2012-08-25  字体:        访问次数:
 

越调天净沙·春

(元)白朴

春山暖日和风,

阑干楼阁帘栊。

杨柳秋千院中。

啼莺舞燕,

小桥流水飞红。

[注释]

(1)和风:多指春季的微风。 (2)飞红:花瓣飞舞,指落花。 (3)帘栊:窗户上的帘子。李煜《捣练子》:“无赖夜长人不寐,数声和月到帘栊。”

[译文]

山绿了,阳光暖了,吹起和煦的春风。楼阁上少女凭栏眺望,高卷起帘栊。院子里杨柳依依,秋千轻轻摇动,院外有飞舞的春燕,啼喈的黄莺,小桥之下流水潺潺,落花飞红。

慢板类

这是越调最具代表性的音乐体系。有[大慢板]、[阴四板]、[二八板](如《诸葛亮吊孝》中“小乔坐府”一折“九月重阳菊花黄”的过门,再比如《掉印》中“绣花屏”一折“风和日暖艳阳天”的过门)、[高四腔](多用于黑头、花腔等)等。这一类字少腔多,一板三眼,多表达哀怨、感伤、思恋、唉叹等情感。

流水类

这是越调音乐创作中使用最广泛的一种。有[慢流水]、[苦流水]、[连头流水]、[对口流水]、[上口流水]、[紧头流水]等。

铜器调类

使用这样的音乐时,过门时打击铜器,过门多,说唱性强。上下句,每两句打击一次铜器。其派生调有:[十字头](每句十个字,三三四结构,最为著名是就是“四千岁你莫要羞愧难当”)、[乱弹](每句一般七个字,二二三结构,比如“满天乌云风吹散”“灵前故友祭忠魂”“日落西山还转东,我们杨家保国代代忠”)。毛爱莲很多唱腔就是用的[乱弹],但“句句是[乱弹],句句不重音”;要快就快,要慢就慢,要高就高,要低就低,要强就强,要弱就弱。创作了脍炙人口的越调乱弹戏。

垛子类

也叫攒子类。主要板式是垛子,顶板唱。字少腔多,字句灵活,可加衬字。主要用于叙事、指责、争辩、哀伤、痛苦地申诉等情节中。“张口板合口眼”,唱到板上叫顶板唱,即是垛子,唱到眼上即是乱弹。垛子类的派生板式有[花垛子](比如《舌战群儒》“莫道这长江水风急浪又猛”)、[叠句垛子](比如《刘金定下南唐》中“坐山”一折)等。

散板类

有[非板](节奏自由,可以独立)、[滚板]、[倒板](是一段唱腔的引子,比如《舌战群儒》中“乘长风下江东连天涛涌”。其派生板式称[软倒板],多由旦角演唱,比如《杨门女将》中“风潇潇雾漫漫星光惨淡”)、[大起板]、[叫板](多在幕后唱,比如《斩杨景》中“日落西山还转东”的前奏“女儿们,随娘来呀”)等等

哭腔

有板无眼,紧打慢唱,唱腔自由。

过板

第一句不独立存在,打击乐器奏出如上梯一般,所以又叫[上天梯],比如《扒瓜园》“老头子给队里来种瓜”。

黑夹调 碰板儿

又称拉马调。顶板唱,多用于抒情、对唱的时候。

碰花垛。由碰板和花垛子结合而成,多用于抒情、缓慢情绪的表达等时候。比如《尽瘁祈山》中“孔明祭灯”一折。


上一篇:代表性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