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根亲文化>>姓氏宗祠

河南省图书馆家谱征集活动引春节返乡人关注

你可知有关自家的那本书?
时间:2017-02-15  作者:游晓鹏  来源 :大河网-大河报  字体:        访问次数:

饮水思源,落叶归根,这是中国人的一句古话,对于很多在外地漂泊的人来说,春节就是回乡的日子,家便意味着根。不过这时候,你可还记得有关家的一本书?

过去几乎家家户户都有一本特殊的“书”,这就是家谱。家谱以表谱形式记录家族世系繁衍及重要人物事迹,成为具有平民特色的珍贵文献。不过在漫长岁月中,完整保存下来的家谱并不多。今年春节前,河南省图书馆推出“读家谱树家风”活动并征集家谱方志,引起春节返乡人关注,短短月余就收到了100多部家谱,目前该馆收藏的家谱总数超过1000部,涉及180多个姓氏。这些家谱除了记录族人的血脉繁衍,也记录了本地村落的变迁,族人历史上的大事件,还留下了大量浸透着优秀传统文化的家训家规。日前,大河报记者前往省图书馆进行了探访。

记录血脉源流,还原历史细节

省图书馆地方文献部主任闫宏伟告诉记者,家谱的首要功能是记录家族世系繁衍,此次新收集的家谱中,不少就记载了一些姓氏支脉在本地落户繁衍的历程,其中包括新近征集的《黄河花园口李氏族谱——献阳世家》。“这本家谱把郑州花园口李氏如何安家落户的传说记录了下来。”闫宏伟说。

光绪三年(1877)中秋节,一位许老汉带着女儿在渡口下船回家,遇到醉汉骚扰,被路经此地的李献阳搭救。李家清贫,许家将女儿嫁给李献阳,小两口为照顾老人,婚后搬到了花园口,就此立户。而李献阳,正是花园口这支李氏的一世祖。这本家谱还记录了当地人对花园口来历的解释,花园口是花园与渡口的合称,明代灵宝人许天官在此管河筑堤,儿子许赞为弘扬许氏功德在此修建花园,因此得名花园口。前文所述许老汉,正是许赞后人。

说到家史,由鲁山县林姓后人保存的一套12卷的《闽鲁豫林氏近支宗谱》,则通过林氏家族的大事记还原了清初中俄《尼布楚条约》签订前雅克萨之战的一段历史,极具史料价值。在省图书馆,记者看到了由鲁山民间文化搜集者张九顺先生带来的这套家谱的手抄复刻版。根据记载,这支林姓的祖先叫林顺,明末水军将领,老家福建,康熙三年(1664年)接受清廷招安,后与将官43人和七百多位部卒被安排在河南鲁山屯垦,所在的地方也被改名为闽兴里。

当时,沙俄入侵中国东北边境。康熙二十四年,清政府决定出兵驱逐侵略者,有人提议,当年从福建派往北方多地屯垦的归顺明军仍然可用,特别是林顺所在的水师藤牌军,战绩非常好。“当时林顺已经去世,最终,他的侄子林兴珠担任将军,率副将3名、参将3名、游击2名,计官兵400名应征。”张九顺说。

《闽鲁豫林氏近支宗谱》中的卷十详细记录了“征罗刹”的全过程,从最初开会、数月行军、觐见康熙再到开赴前线,取得战斗胜利凯旋,其中不乏很多细节。这支队伍很像“水师特种兵”,面对罗刹水上救兵,林兴珠以水师相迎,令藤牌兵脱衣入水,头顶藤牌,手持揙刀杀敌。结果,罗刹救兵溃逃,而藤牌兵不亡一人。六月初二,这支队伍凯旋,林兴珠因征战罗刹有功,后任直隶保定府参将,其他官员和兵士也都获得了朝廷赏赐。

留下家训家风,泽被警醒后人

闫宏伟告诉记者,家谱并不像很多人想象的那样只记录血脉繁衍、家族大事,也会郑重地写下家规家风,提醒后人,并且既有大的处世原则,也有小节甚至与人交谈时的细节要求。新征集的这批家谱中就不乏这样的例子。

唐代大诗人白居易生于新郑,在新郑白氏后人所修的《白居易家谱》中,记录着白居易所留的“勿慕贵与富,勿忧贱与贫”“闻毁勿戚戚,闻誉勿欣欣”,“无以色求事,以自重其身”等家训。千百年来,新郑白氏又发展出了祀先、敬神、孝友、睦族、和邻、守分、教子、教女、柝箸、治家等十规,要求“族人后世,其各守之”。其中,“教女”一规今天看来非常特别,此规还专门引用司马文正公之话阐明道理,说世人只知道教子而不知道教女,一是因为古来相传教女之书甚少,更因为世人没有意识到女子为女时少,为妇为母之时多,不知道怎么为女怎知如何为妇为母。这也是白家的教育家风。

而奉淮阳为始祖地的《胡氏家谱》,记录了胡氏文明友好交友“三十忌”,包括“交谈脸面忌呆板,说话切忌吐脏言”、“议事切忌死抬杠,求事切忌强人难”等。在另一本“眉山三苏”后裔河南许昌苏氏族谱中,详细记录了苏姓的起源,以及宋代大文学家苏辙的后人在许昌衍至三十二世的血脉。在这部于2011年新修的族谱的最后一页,还注明了编者因听说族谱出版送给族人后,“多数人家只是找找谱上有没有自己的名字”而有感而发的一段文字,提醒苏氏子孙对族谱一册应常翻常看,寄托对先祖先辈哀思怀念,以激励自身如何处事做人,特别提醒八零后九零后晚辈应效仿苏秦、苏武、三苏等做学问、做事业要“严谨高尚”,有益于国家社会和人民。

“河南是中国姓氏的重要发源地,在当今常见的一百个大姓中,源于河南的有七十三个。相对于这些数量,我们这里保存的家谱还是极少量,仍有很大空缺。”闫宏伟告诉记者,家谱征集既可以国家的力量保护谱系传承,促进各地同姓的联谱、寻亲,也可保留民风民俗记载,为社会存史,这项工作也会持续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