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动漫河南>>放眼世界
2亿日元扶持4部23分钟的动画制作

日本为何要做“动画未来”?

时间:2014-09-24  作者:蒋 珺  来源 :中国文化报  字体:        访问次数:

从2010年开始,日本政府每年拨出2亿日元扶持4部23分钟长的动画制作,该项目被称为“动画未来”。日本为何要做“动画未来”?要达成哪些目标?项目如何运作?……本版特约在手塚株式会社(日本)营业一部担任著作权助理的蒋珺,对手塚株式会社著作权事业局局长、日本动画协会前事业委员长清水義裕进行了采访,来揭秘日本的“动画未来”。

“拿5000万日元制作一集TV版动画”

蒋珺:“动画未来”是一个什么样的项目?

清水義裕:“动画未来”是日本的文部科学省(注:相当于中国的文化部)为了提高日本动画制作人员尤其是动画师(这里说的动画师主要以“原画”为主)的技术水平而设立的项目。从2010年开始,政府每年拨出2亿日元(注:约合人民币1200万元)作为专项资金,从几十份来自日本大中小动画制作公司的提案企划书中选出4份,定好方针,然后开始4部、每部23分钟长的动画的制作。

大家都知道,日本TV版动画一集的长度是23分钟左右,一般来说,这一集23分钟动画的制作费在1000万日元左右。现在政府拿出2亿日元平分给这4部动画的制作公司,每个公司可以拿5000万日元制作一集TV版动画,也就是说,这23分钟动画的制作费相当于平时TV版动画的5倍。

蒋珺:“动画未来”项目的目标具体包括哪些?

清水義裕:首先是培养新人动画师。因为动画公司的动画师和作画监督平时都非常忙,有大量的工作要做,所以基本没时间去做一些新尝试。“动画未来”使公司获得了5倍于平时的制作费,相当于有了5倍的时间,这就可以让一些新人动画师有充足的时间跟着前辈去学习最基本的动画原理。

其次是给小动画公司发展的机会。大公司像手塚、东映等能够做整体的企划和制作,但小公司没有那么强的实力,一般靠做加工生存,“动画未来”对参与公司的规模不做限制,即便是小公司也可以提交企划案,如果通过了,同样可以获得5000万日元的扶持金制作动画。因为这部动画的著作权完全属于该动画公司所有,所以,公司可以把它作为宣传片向电视台等方面证明自己的实力,如果在“动画未来”项目中制作的是有连续剧本的动画的第一集,还可以借此拉到投资或赞助来继续制作后面的内容。

蒋珺:“动画未来”项目已经进行了5年,有哪些成果或效果呢?

清水義裕:首先是“动画未来毕业生”,经历了这个项目的动画师至少有150人,他们是支撑日本动画未来发展的人才。

其次,积累了20部作品。今后要活用这些作品,如制作成碟片或在影院放映,通过逐渐的积累可以形成“动画未来”的品牌。

“动画未来2015”:借AnimeJapan发布

蒋珺:请对今年通过评审的手塚的《久美和郁金香》做个简介吧。

清水義裕:《久美和郁金香》的故事以欧·亨利的《最后一片叶子》为创作来源:未来世界里,所有的东西都是机器智能,就连花和动物也都是人造的。一个老人和一个叫做久美的女孩通过真郁金香的再生和自然的美,互相和解,并使老人有了继续活下去的意愿。

手塚治虫的长子手塚真担任这部动画的导演,负责带片的作画监督是在手塚动画部门任职35年的濑古老师和任职10年的中村老师,参加学员以手塚动画部门为中心,新人原画师3名、来自IG Production等动画公司的新人原画师4名,共7人。

蒋珺:制作大概要花费多长时间?

清水義裕:前期制作已经开始了,角色设计和分镜头设计稿等正在进行中。7位新人在9月的第二周开始进入项目,也就是开始原动画的绘制,上映预计在明年3月。

蒋珺:3月是AnimeJapan举行的时间吧?

清水義裕:对,首映在AnimeJapan(注:AnimeJapan是自2014年开始的大型动画博览会,由东京国际动漫博览会Tokyo International Animation Fair和动画内容博览会Anime Contents Expo合并而来)附近的一家电影院。选在AnimeJapan举办的时候上映,正是因为AnimeJapan的游客比较多,不只是业内人士,动画粉丝和一般游客也有很多。4个动画公司的作品合起来正好是一部电影的长度,后期还会考虑制成光盘在碟店出租、出售,并在东京外的一些影院放映,比如宝塚市有手塚治虫纪念馆,预计会在那边的电影院放映。

“如果不做受儿童欢迎的动画,日本的动画将没有未来”

蒋珺:作为日本动画协会前事业委员长,您如何看待当前日本动画行业的发展状况?

清水義裕:目前日本动画的主流商业模式基本是为18岁至31岁这个年龄层制作动画,在深夜放映,再通过DVD和周边衍生品的贩卖来收益。为什么在深夜放映呢?一是因为这个时间段小孩子都睡了,有购买力的大人们还醒着;二是因为这个时间段的电视台播放费非常便宜。

虽然这种模式现在非常流行,但从世界范围来看,在海外除了一部分动漫频道、盗版和违法网站、动漫迷俱乐部以外,那些主流电视台基本都没有播放这些以成年人为受众的日本动画。

也就是说,日本这些面向成年人的动画在国外基本无法盈利。

另一方面,从日本国内来看,根据统计结果,到2050年,日本的人口将从现在的1.2亿减少到0.9亿,举一个很能说明问题的例子:前些天日本著名的升学辅导班“代代木Seminar”发表声明,准备将全日本27个校区中的20个关闭,因为学生生源越来越少。随着占人口比例很大一部分的老年人的离世,以及“少子化”的严重,日本人口减少是必然的,在这种趋势下,我不认为以成年人观众为主的动画商业模式可以持续到2050年。

现在,日本每周制作90部动画,其中90%是给成年人观看的,只有如《哆啦A梦》和《火影忍者》等一小部分向国外销售。与此相一致的是,很多动画院校学生是因为喜欢成年人动画中的“形象”而学习动画,动画院校教授的课程重点也在怎样画漂亮的“形象”,而人怎样行走、动物怎样奔跑、树叶怎样随风摆动等对动画师来说最根本的运动原理、物理法则却被弱化了。所以,“动画未来”项目的目标之一就是对新人原画师进行最基本、最系统的动画原理培训,完全掌握了运动规律的原画师不管是画面向儿童的动画还是画面向成年人的动画,都能画好。

从全世界对动画的需求来看,面向儿童的动画完胜面向成年人的动画。因此,如果不做受儿童欢迎的动画,日本的动画将没有未来。在不久的将来,日本动画业将从面向成年人为主转为面向儿童为主的商业模式,从日本以外的电视台、公司和投资者等处获得资金进行制作再将作品卖到全世界。届时,希望这些“动画未来毕业生”能够担当起日本动画主力军的重担。

蒋珺:您听说过哪些中国动漫作品?可否谈谈您个人对中国动漫的认识?

清水義裕:万籁鸣老师的《铁扇公主》喽,那真是一部非常棒的动画。手塚老师也非常喜欢这部作品,他和万老师还在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会过面,正因为如此,手塚老师也应邀出席并担任了第一届上海动画节的评委。

其他的嘛,就是你之前给我推荐过的那几部叫不上名字的(注:《魁拔》、《钢羽》等),故事内容看不懂,只能看看画面,嗯……怎么说呢,就是“完全和当今日本动画一样外表的动画”吧,真希望能看到有中国特色的动画。